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为了散味上天台的我怕是傻逼
风大得哟

想把所有🈲️止的事都做一遍

【KOOKGI】「蝉翼 C3」


因为工作的原因,避免不了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应酬,红的白的,酒精下肚,人也会变得迟钝。时间一久,本来就不多敏锐的情感变得更为难以表达,缺乏经验,算不上是木讷,正好借机会去学习下,但目前来说,作用不大。
第一次见他时喝了酒,在等红灯的时候见到的他,这次也差不多,只不过坐的计程车,今天司机有事,看他的样子也在截车,这个时候截车可不容易,更何况是在这种转角,就做一回好人吧。
并没有其他的意图,就是遵循内心想法而已。
不是骗人。


既然你问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拉面我还是吃的。


这电影好无聊,一男一女有什么意思。
想摸一摸他的耳垂,看起来软软的,脚踝也好细,怎么会有人那么白。
不管了,就当我发酒疯吧。



不能说是无赖,这是田柾国一直没有遇到过的状况,当事人也有些惊讶,面对一个只停留在一张纸上的人,虽然过后深入了解了一下,但和感觉中的不一样。
像是一只有着厚重外壳的胆小野兽努力的展示自己的外壳,好人别人认为,它本来就长这样。
这样想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从第一次的时候田柾国就觉得很奇怪,从对方身上传来明显的疏离感,肢体语言所表达出的信息让人觉得并不是过半个小时就要紧密接触的人,抱住他的时候的颤抖除开面对情事的不禁,还带上了些许,害怕?
田柾国对于这种情绪还是比较敏感的,毕竟是少年时代的常伴情绪。
同类相吸?不应该是相斥吗,有些好笑。
或许是私人空间被入侵的原因,他想,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不安味道比起上次浓了些。看不出来,雾一样的粘在闵玧其身上。田柾国看不清,想要靠近一些,想要看清楚,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手握住对方下巴了。

酒精害人啊。






没睡多久,半夜爬起来坐着聊天看到墙壁上的电子钟跳到了三点,才把互相道了晚安,但是手里握着温度稍低的细细手腕让田柾国睡得出奇的好,以至于后来是怎么把人搂进怀里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因为约好了不论是谁醒过来都不要打扰到对方,田柾国脸也没游有洗,穿好衣服,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的确是把所有东西都拿好了,只不过田柾国大衣口袋有些大,再加上厚厚的地毯,错位被顶出了的名片夹就掉在了玄关,没有发出声响地落在地毯上。
闵玧其醒过来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肚子空荡荡的,胃有要造反的迹象,刷了牙,勉勉强强地吃了两口昨天买的便当。看到了厨房里的泡面杯,从喉咙深除升起些渴求烟雾的感觉,并不是不安,只是那句“我很喜欢你的薄荷味。”
我的,薄荷味吗。
那可是烟的味道啊。





视野中白色地毯上出现了个黑色方方正正的东西,躺在玄关那里。捡起一看,名片夹。闵玧其自己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哒。
田柾国,还有号码啊。想了想下午没什么事,看了看手里小小卡片上的地址,咬了口已经冷掉的煎蛋,懒得再去厨房把它放进去微波炉转两圈,闵玧其想了想事情利弊,发现没有可以用来作参考的,只能遵循自己意愿了。
反正也没事,去一下呗。
也是磨了一下才出的门,毕竟还是要想一想要怎么说。闵玧其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看着随着车的走动而不停往后移路人的脸,建筑,路边的绿植,闵玧其有些担心。
也不是什么亲近的关系,除了某些时候,倒不如说是些不怎么光彩的关系,要是被赶出来了,可是没办法回去了啊。
闵玧其摸了摸只有几个硬币的口袋,本该放在里面的钱包大概是被放在了床头。
也就,干这么一回吧。






被玻璃反射了的太阳光一股脑地倒在了马路上,路过放着精致马卡龙的咖啡厅,被里面飘出的低温空气撩到没有布料覆盖着的单薄脚踝,宽大的淡蓝色衬衫要有被汗浸湿的迹象,闵玧其抢在拎着好几杯咖啡的白领关上看起来十分笨重的玻璃大门前冷气十足的空厅。
闵玧其看着墙上好几个时区的时钟发起了呆,被一旁香气过分的前台小姐问需不需要喝茶。
“不,不用了,我想找个人,田柾国在吗?”
前台小姐像是没有听到闵玧其的话,在他面前放了杯淡绿色的透明液体,用着像是被镶在了脸上的微笑对着闵玧其摇了摇头。
“田总监要是要出去一趟,几分钟后就要走了,您现在找他怕是会打扰到他。”
行,浪费了我的硬币了。
抿了一口有些烫人的茶,闵玧其扯了扯有些皱了的衬衫下摆,刚站起身,就看见几个小时前才见到的人,身旁跟着几个同样穿着一身黑的人,闵玧其定眼看了看,突然想起要赶快拉开。
要是被看到了就很尴尬了。
想要偷偷摸摸地从旁边溜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明明还有好一段距离的,闵玧其就听见了不太想听见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这下也避不开了,闵玧其只好装作没事地样子转身拿出一直被拿在手里的名片夹,盯着高出自己一截的男人身边的空气,装作看不见旁边站着的人的视线。
“你的名片夹掉了。”
田柾国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各种反应,点了点头,接过闵玧其手里的名片夹。
闵玧其刚有想要跑路的想法,突然听见田柾国对站在后面的前台小姐说把自己带上去。
“等我一下,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这双眼睛的说服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刚进电梯,另一个香得过分的前台小姐就问闵玧其想喝咖啡还是茶,明明才上二楼。
“田总监还是第一次带人上办公室,平时都是在休息室的。”
嘿,猜对了,女人的八卦。
“您一定是田总监的男朋友吧,平常也没见过他会问别人好吗,你们的感情真好。”
不是,我有说过什么吗。
通过前台小姐的友情提示,闵玧其知道了一些重要但又不那么重点的事。
比方说,田柾国真的是富家公子。
比如说,田柾国出柜了,所有人都知道。
闵玧其被安顿好在田柾国的办公室后,十分无聊地翻起了架子上的影碟,发现没什么好看的,干脆就靠在沙发上,消化着刚刚发生的超出想象以外的一切。







田柾国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怎么会在这呢。
就在几个小时前,才偷偷碰过的人,怎么就来了呢。
旁边在读报表的突然发现自己上司走路好像快了不止一点,正纳闷着,就听见了那句“好吗”。
当然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正震惊着闵玧其是何方神圣,闵玧其就这么被人用目光洗礼了一遍。田柾国也发现了,想着要把人带到休息室,再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要是被人找到了这么办,还是办公室安全一点,毕竟不是谁都敢进。



闵玧其也不知道是什么睡着的,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都开始冒月亮了,身上多了张毯子,是喜欢的羊毛毯,带着些木香,沙发后面有些亮光,投在了头顶的白色天花,键盘的敲击声不大,听了刚睡醒就又有些困了,但是也不好再睡了。
爬起来的时候免不了因为布料摩擦而发出些声响,键盘敲击的声音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皮鞋走在瓷砖上的声音。
“醒了?”
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闵玧其觉得田柾国的眼睛湿湿的,像晚上在海里的星星倒影,说话的声音也像在水里泡过,软软的,干净的。







突然被掰过肩头,闵玧其忘记了呼吸,只能对上那双带着疑惑不安的眼,但是又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我为什么害怕?那么明显吗。
僵持了几十秒,田柾国像是败下阵来,把手覆在了闵玧其眼上,带着整理过的情绪吐出混着薄荷漱口水味道的气息。
“晚安,睡吧。”


田柾国,你是谁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

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不知道过了多久,闵玧其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睡,一点一点地把那些最深处的,最隐秘的,最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
他的话被藏在了夜里,被收在了路灯射进窗户的一小块光斑里,被田柾国吞进了翻滚着的血液里。

“我们,不管是谁,醒了的话,都不要吵醒对方吧。”
“好。”

蹭在颈窝处的发丝挠得皮肤痒痒的,田柾国看到闵玧其的眼睛亮晶晶的,借着外面路灯的丁点光线,冷白皮上的红色花瓣从锁骨窝向下蔓延,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些满意。
就算是如此寂静的对话,也被埋在了空气中的旋转气流中,搅成了一壶粘稠的酒。







『蒸腾』【VMIN】





卷子早就做完了,朴智旻只觉得心里闷得可怕,比教室里的闷热还要重上几分。
很不走运,被分到了个没有空调的考场,明明才刚入夏,头顶的风扇完全吹不走粘在身上的热气,不幸中的万幸,座位在窗边,涌进耳朵里的蝉叫声更大了。
朴智旻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暴露在日光下的教学楼,红蓝交换着的老旧外墙像是幅被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明明是在那么灿烂的光线下,可还是散发出令人作呕的灰色气息。
深吸一口充满腐蚀味道的空气,从骨缝处开出黯淡颜色的花。细细密密恶心感爬上颈脖动脉处的皮肤,与窗外的欣欣向荣格格不入,朴智旻只觉得自己是个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小丑,蹩脚的演技让自己无所适从,那一点点的光就足以灼伤皮肤。

袋子里是金泰亨给的薄荷糖,说是吃了没那么热。

金泰亨就是那光,与被磨平了锐利棱角的朴智旻不一样,金泰亨总是一副孩童模样,时不时冒出的奇思妙想让人好奇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新奇玩意。

如果他只是一束光就好了。

从金泰亨灵魂深处溢出的是太阳中心爆发也无法比拟的高温,但他只会让最温柔的光打在你身上。
永远热情,永远灿烂,永远年轻。
因为是同年亲故的原因,两个人比别人要上晚上一年学,从一开始就粘着朴智旻的金泰亨,整天说着,
最喜欢智旻了,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啊。
如果金泰亨对朴智旻的态度和他对待别人别无异处,朴智旻或许还能好受一些,但那瓶挂着冰凉水珠的可乐,被放在抽屉里可爱通透的草莓布丁一直在提醒着他。

呀,朴智旻,你是特别的啊。

特别的朋友。

这么说来其实也没错,朴智旻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被金泰亨一个电话十万火急地从家里叫出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结果被拉着去了一个很隐秘的公园去看月亮,说是那里的月亮很漂亮。
朴智旻困得不行,靠着金泰亨的肩,虫鸣声和鸟叫声不大,但是很清晰,顺着金泰亨发间的皂香,陷入朴智旻似梦似幻的感官。
本来只是简简单单的金泰亨说朴智旻应,不知怎么的,朴智旻感觉到金泰亨的声音像是蒙上了层毛玻璃,多出一层异样的情绪,融进了潮湿感。
“泰亨啊,泰亨啊,怎么了吗?”
他只是摇头,不说话,豆大的泪滴直直往朴智旻手背上砸,快要把他砸碎了,疼,钻心地疼。
以至于后来朴智旻比金泰亨哭得还凶,还要边哭边说“泰亨你怎么哭了啊。”愣是把人逗笑了。
第二天两个人起床的时候都被自己镜子里肿到不行的脸吓了一跳。


名为暗恋的酸涩气团在心脏上方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滴在心壁上被高温烤成灰色的蒸汽,雾化的现实与灰色蒸汽发生碰撞,被摩擦出的麻醉因子渗进血肉,无时无刻提醒着,不要过界。


朴智旻觉得不甘心,为什么啊,只是苟且于现状,基于“朋友”写一个称号,可以做的事太多了,但是自己想要的并不包括在内。
不能奢求太多。
哪怕是一句早安,一个微笑,一个拥抱也好,就够了。




朴智旻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顶着让人窒息的凝固空气走出教室,室外的光亮让他眯了眯眼,后背上的校服薄薄的湿了一层,涌进无人走廊的风算不上凉爽,但最起码带走了些许温度,按耐住要被扯出的黑暗情绪,在门外的水龙头洗了把脸,朴智旻任由水滴在校服上,晕来暗色的痕迹。
转个弯就能走到楼梯口,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急急忙忙,应该是哪个忘记拿东西的人吧。
就在刚才在心壁上被刻得更深的面容突然出现在眼前,朴智旻感觉呼吸更难了。
“呼……还好你还没有走,给。”
与高温空气格格不入的冰冷铝制外壳的红色饮料被塞进发烫的手心,有些太冰了。
“不是让你不要等我吗,太热了。”
金泰亨无所谓地瘪起嘴,拿过朴智旻手里的笔,被汗浸湿的刘海显得金泰亨少年气十足,再往下一点,那双就是朴智旻最喜欢的眼睛了。
像在下雪时落进热可可的细小雪花,一切的开始都烟消云散,左边胸骨里面的那一小团红色云朵变得很重,吸足了酸涩味道,忍不住地抖动着。
 


无色无味的空气依旧堵人咽喉,可乐瓶上的透明水珠落在楼梯上,随着重力被砸成无数个小点,然后又被蒸发不见。





只要一直这样,就够了。


一直这样喜欢你,就是我最后的奢求。








(晚安🌙)

「KOOKGI」【蝉翼】C2

虽然说在床上很合拍,但事实证明他们并不算有缘,就连闵玧其故意套朴智旻话得来的kkt号码也是错的。从朴智旻嘴里得知了那个和他翻风覆雨的漂亮男人年龄不大,好像还要比自己小上几年,没什么玩过的背景,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和手腕上的表可以得知家底很不错,怕是哪家大公司的公子。
闵玧其觉得不像,毕竟不会有哪家大公司的公子会在别人做完爱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人回公司的吧还顺带做了吃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不都该是花天酒地的么,当然他也没有说出来。
“玧其哥,不正常啊,怎么会有兴趣听我说这些。”朴智旻向着闵玧其挑了挑眉,语气玩味得有些好笑。
闵玧其捏着烟的手微微抖了下,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本该不会出现的情况自己没发现居然还是被别人指出来,免不了的郁闷,烟蒂上也留下了平常不会出现的牙印。。
“双冰爆?也就你喜欢这种凉到不行的味道。”
闵玧其朝着朴智旻的方向吐了个烟圈,心里盘算着要怎样解决突如其来的反常现象。
“我可不喜欢那股奇奇怪怪的果香,啊,酒例外。”







至于再见到他就是意料外的事了。
闵玧其好不容易从朴智旻眼皮底下溜走了一个多星期,自然是打算关机睡觉度过每一天。但是冰箱没有口粮也让人很着急,吃了两天的炸酱面闵玧其终于忍不住了,收拾了一下自己随便套了件卫衣头也没梳就出门了。
写着‘进口蔬果’的玻璃保鲜架子上的小番茄闵玧其觉得和打上特价绿色标签的没什么不同,就像那些看起来漂亮诱人的大只草莓下面也会有被压坏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包装也都还是那样,不小心就会漏出马脚。
架子上的速溶咖啡也放得太高了,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够到了。
资本主义连身高都鄙视吗。
提着一大袋东西从超市走到路口想要打车回去,怕是撞上了人流高峰期,一辆辆出租车都是亮着‘有客’的灯。
好不容易看到一辆出租车亮着‘空车’的灯,闵玧其的手还没有从塑料袋的挂耳上抽出来,车就停在了吗面前。
我的脸上写着我要打车吗。
闵玧打开车门,想要对司机师傅说声谢谢,结果低头撞进了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
闵玧其不知怎么的没有离开,僵硬着身体坐上了车,报了地址以后就一直处于沉默状态,坐在旁边的男人也没有说话。闵玧其很想问他,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停车,为什么要来找自己,为什么突然出现。
算了,沉默是金。
内心挣扎后,闵玧其还是决定和那个人搭话,不然一个比自己大上一号的男人一直跟着自己也不说话,还挺吓人。
“你……”
“你要不要上来吃拉面?”
闵玧其现在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完完全全的,是个意外。
田柾国刚从酒局脱身,没喝多少,但身上沾着的酒气不轻,不晕都要被熏晕了。眯着眼坐在后座闭目养神,吩咐司机到家了才叫醒自己。
今天晚上喝了酒,应该不会那么难睡了。
田柾国有个毛病,睡觉睡得很浅,而且入睡过程很困难,不想吃药,找不到什么方法去解决。
红绿灯有些久,田柾国稍微睁开了眼,看着斑马线上的行人,脸上的冷漠和僵硬像极了刚刚从冰柜里放出来的尸体。
一个很白的男人吸引了田柾国的注意。
男人身上挂着的格子衬衫很宽松,风一吹就能吹起,手腕上露出的一点皮肤被银链显得更通透。跟在身后的男人想要搂他的腰,被推开了,不知道说了什么。
田柾国不知怎么地想起了之前养活的那只白猫,后来因为离开家的时候忘记关窗,就找不回来了。
三角眼,冷白皮,瘦,不喜欢别人过多的触碰。
田柾国以同性恋,白,脾气不好,找到了闵玧其,算是刻意为之了。
打听过关于他的消息,田柾国选择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再了解他多一些,再看他久一些。











水壶的水还没有开,只能干巴巴地等着,没有想要收拾一下的念头,客厅沙发上的羽绒被有一角拖到了地上,虽然是踩着很舒服的地毯,但是躺着的抱枕看起来不太雅观,也不知道为什么桌子上会有喝了一半的酸奶,努力地想了好像是昨天喝的,因为不想爬起来放弃了去扔垃圾的想法,闵玧其对于自己家的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不过那个贵客要走的话他倒是没意见。
自作主张地放了芝士片,也不管那个一身酒气,虽然看起来很清醒,站在玻璃柜前看着自己收藏的球衣的男人吃不吃芝士。
因为下午睡得太久脸有些肿,闵玧其借着消毒柜有镜面效果站在厨房捏着自己的腮帮子。
闵玧其啊闵玧其你是不是睡太多睡傻了。
本只该漂浮着薄荷烟草味道的空气中掺进了薰衣草香薰的味道,不仔细闻闻不出来,藏在那层酒精味道下,莫名有些醉人。
不过这么看,他也挺像有钱人家的小孩,有谁会戴耳钉去上班啊,就连薰衣草的味道也有些像小孩的味道。

“冰箱有喝的,可乐和橙汁,哪个?”
“橙汁。”

男人把视线放在了电视柜上的电影碟,转头看着闵玧其,眼里星光在夜里变成无法忽视的存在,屋内温度被蒸汽往上牵引着,天知道是人为事件还是无心行为。









挑了部挺老的俗烂爱情片,在泡面的蒸汽里看不清主人公的脸,只能听见那些被无数个人从嘴里吐出的粘稠语句,闵玧其小口小口地嚼着有些泡发了的面条,他是不饿的,只不过心血来潮地让别人进了家门,为了不那么尴尬。
哎接吻了,演那么快的吗,不会有少儿不宜把。
泡面杯放在桌子上有一会了,被子里的橙汁也快没了,一直保持安静的空气就连轻轻动一下都会扯起波纹。闵玧其坐在长毛地毯上,脚心的皮肤被挠得有些痒,不过落在头顶上的温热视线更让人在意。
数到十,我就转身。
十,九,八,七,
“喂。”
六,五,四,
突然一股力从下巴向上地把闵玧其的脸转到朝上的方向,背脊靠着的沙发下陷了点,混合着泡面酒精的味道呼吸被无限放大,被要求直视着的眼眸里的醉意变得烫人,不像上一次见面那样冷静的表情,闵玧其才想起眼前男人的年龄并不大,就解释了眼神里的撒娇是什么回事。
“你叫什么名字?我说的是本,名我叫田柾国。”
闵玧其就要说出了,可就是卡在了喉咙,想要用力却发现使不上力。
湿润感钻进大脑皮层,耳垂被虚虚握在指尖的感觉并不好受,感官被两股力向着不同方向撕扯,酒精的味道变得不那么明显,反倒是不怎么明显的薰衣草味道从口腔渗进心脏,电影放完了,正轮着演员表,没有片尾曲或者是其他声音,呼吸声砸在地摊上被保护得很好,一丝不漏地涌进听觉神经。
“回答我,告诉我,你的名字。”
闵玧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下巴的禁锢,深深吸了一口气。
三,二,一。
“我叫闵玧其,待会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不用叫我SUGA.”









被大海般的脱力感包围着,闵玧其半倒在地摊上,T恤被撩到胸上,肋骨处的痕迹开出了绯色的花,腰开始使不上力了,退潮后额头上的汗砸在手背上,停留在深处的温度依旧吓人。
湿乎乎的,气息紊乱。
“薄荷的味道吗?”
被突然出现的提问拉回现实的闵玧其抓着地摊上的毛,咽下哽在喉头的陌生名字,点了点头。
“我很喜欢,你的薄荷味。”






其实那天田柾国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另一个住处。
心情有些太好了。
那天晚上田柾国睡得很好,没有吃药,没有依靠酒精。






闵玧其家的浴缸不小,但是容下两个成年男性还是有些勉强。
头枕在了厚实的肌肉下,两个人以一种算得上是温馨的姿势泡在在水里,闵玧其很困,但是身后才生出一点熟悉感的气息提醒着他不能睡着。模模糊糊地被人从水里捞出,直到埋进自己被褥时才能确定可以睡了,身旁的凹陷痕迹又把刚放下的紧张神经挑起。
蜷起的手掌心渗出冷汗,从颈后的皮肤感受到不安,进入呼吸道的空气变得稀薄,突然肩头被用力掰过


“你在害怕什么,闵玧其,告诉我。”






tbc.




【KOOKGI】蝉翼

还记得小时候,抓到蝉后,会把它翅膀薄薄一层的扯下来,这样的话,它就不能飞了。

——————
C00

“今天又发病了,差点没吓死那逼,技术一点也不好。那死非主流说那人被吓的一脸白的,虽然我没什么印象,但是也可以想象的出来。”

“不过也是,无缘无故的,出来玩一下屁股,突然被自己操的人转过头掐着脖子翻白眼,要是我自己都要被吓死。”

“真的是可惜了,都没收到钱,白干一场。”

“那些花花绿绿的药真的是看得我恶心,要不是为了哪天不想被自己用指甲抠破喉咙死掉,谁还会吃那种东西啊。”

“好累,明明都没干什么,不吃药可能会死,吃药迟早会死,有多大区别,我还真的不怕。”

“楼下的冰美式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喝。”

“我也一如既往的毫无用处。”


————————————————————
-蝉翼

-被扯下的翅膀被扔在一旁

-伤口隐隐作痛

-啊 忘了

-我生来就没有翅膀

————————————————————
*其人设类似男妓,雷者勿入

*会有OOC

*不定时更新

*正体还是个迷

【VMIN】HIM&I (正文 人设见上一条)

him&I   pt.2
“泰亨!去打球嘛!”
放学钟声刚打完,班上的同学就喊着金泰亨去打球。金泰亨瞄到窗边那抹抢眼的淡栗色,摇了摇头。
“不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

朴智旻换了个发色,有两个星期了,浅栗色的,衬得整个人更加的幼齿,再加上那骗人的脸,活脱脱就是个未成年初中生。
虽说他们都还没成年,但也快了。
看着背着书包的金泰亨,朴智旻挑了挑眉,摁掉了手机屏幕。
“哟,不是去打球吗?”
金泰亨没理朴智旻,拉着他转身下了楼梯,长长的发尾有些翘起,只背了一半的书包带子一甩一甩地,书包链上挂着的红色小蛇也跟着一甩一甩的。
“我饿了,去吃炒年糕吧。”

“说吧,有什么事要求我。”
“没有。”
金泰亨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言语间是满满的肯定。
“你不会主动来找我的,放学你没跑就很不错了。”
被猜中了心思的朴智旻把头往炒年糕的方向埋了埋,耳尖有些发红,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些。
“你星期天有空吗……嗯…和别人打赌输了…说是要把男朋友带出来……”
金泰亨看着那人的发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的满足蹭蹭的上涨,他现在只是想把人拉起来亲。
太可爱了。
朴智旻见金泰亨没动静,抬起头偷偷瞄了一眼,却被抓着个正着,笑着呢现在。
“好。”
可乐瓶上的水珠浸湿了袖子的一角,朴智旻只好握着冰冰凉的可乐来给自己降温。
“不过还是去那些地方吗?”
金泰亨一想到朴智旻待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一想到他就这么暴露在所有人视线之下,肆意的挥霍着身上令人蠢蠢欲动的勾人气息,心里就闷的慌。
“不是说你再去就打断你的腿么。”
朴智旻放下了手里的可乐,指尖点着金泰亨的手背。
养不熟的猫脾气都不好。
“听说隔壁女校校花看上了我们学校哪个男生”
“那我是不是要刮花你的脸?”
朴智旻歪着头,笑得可恶灿烂,天真无邪地看着金泰亨。
金泰亨扬起手心,展开手指握住了朴智旻比他小上好几号的手。
“我有男朋友了。”
“那么巧,我也有。”



用漂亮的背脊来恳求他留下痕迹,蔷薇一点一点的攀上脊梁骨,带着深暗颜色的花骨朵儿。
女孩软软的惊呼声粘在耳边,被逼迫着发出低沉的哽咽。
热到烫人的呼吸笼罩在耳廓软骨边,耳垂处的拉扯感似梦似幻,微弱灯光下的交叠暗影投在沙发上像是一摊晕开的水迹。安分忍隐所发出的低沉呼声被隐没在空气中的小麦香气,透过指缝溜进口腔。
有些甜。




“喂,智旻啊好不容易才把男朋友带出来怎么还不见啊。”
朴智旻咬着烟,不停给金泰亨发kkt,自然是抱怨他怎么还不来。
“喂金泰亨你去哪里了死了吗,信不信我回去把你的可乐全部冲进下水道。”
“塞车,下错站了,你没我家钥匙。”
“操你妈。”
“朴智旻,应该是我操你。”



朴智旻的酒肉朋友自然不是什么好货,抓到机会就灌朴智旻酒,在一群大老爷们的起哄声中有一丝陌生的视线一直粘在朴智旻身上。
哟,这不隔壁女校校花吗,消息那么灵通,知道金泰亨会来。
啤酒桶离那女生近,朴智旻的朋友就让她开了罐酒。
“呲——”
雪白的指尖挑开金属小环,女生特有的柔软音色任谁听了都觉得甜得过份,确实是讨喜。
可惜了,金泰亨是个基佬。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朴智旻特别不清醒,就只是喝了几杯,就有些头晕了。
被推搡着进了舞池,肢体上的触碰不多,到处都是撩拨,对此无比擅长的朴智旻借着酒意,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不拒绝贴上来的漂亮男孩女孩,过近的距离可以听清对方的呼吸轻笑。
猫咪舒展着腰肢,引诱着猎人,悄悄收起尖牙利齿,换上无害面具。
游走了两圈,金泰亨还没来,朴智旻也不理他了,管不了混混沌沌的大脑,先玩了再说。
“智旻同学?”
女孩的声音从旁边一点一点穿过音乐声挤到朴智旻耳朵里,被打扰了的朴智旻并不乐意回应女孩,眯着眼,靠在吧台边,脚尖蹭这地板。
“泰亨同学和智旻同学关系很不错嘛,总能看到你们走一起。”
朴智旻偏了偏头,看着带着精致笑容的女孩。
她想干嘛。
“不知道智旻同学有没有兴趣听一下泰亨同学以前的事,我偶然知道了些……”
女孩顿了顿,手指卷着发尾,眼里的玩味套在朴智旻脸上,让人不适。
“有趣的事,智旻同学想听听吗?”

跟随着女孩的脚步,朴智旻用力的摁了摁太阳穴,想要把晕眩感赶出脑子。
东拐西拐,不知道进了哪个包间,朴智旻越发越站不稳了,刚碰到沙发,腿一卸力倒在了沙发上,想要撑起上半身,可就连指尖也疲软得要死。
好热。
“智旻同学不舒服吗,要我帮一下你吗?”
女孩把薄衬衫的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的雪白肌肤。
女孩一点一点地挨上朴智旻,朴智旻想要推开她,却因为无力感只能陷进沙发。
“我不喜欢金泰亨啊,我喜欢的是你啊。”
“金泰亨有什么好的,和我在一起不行吗?”
朴智旻慢慢地往后退着,扭头想要避开女孩的气息。
“叩叩叩”
“有人吗。”
陈述句的语气。




金泰亨本质是不讨厌这种地方的,因为骨子里也都是满满的恶劣因子,只不过乖孩子的外壳更容易生活。
从一进门就只能看见那和陌生人靠得过分近的人,明明是一副初中生的模样,嘴角却是撩人弧度。
令人火大。
金泰亨也不急,走到了角落,不动声色地避开了想要上前搭讪的男男女女。
直至到朴智旻被那女生带走。
那女生金泰亨记得,隔壁女校的校花,说是喜欢自己,但实际上一句话都没说过。
看到朴智旻的脚步有些不稳,蓬松的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一甩一甩地。
金泰亨摸了摸锁骨上的项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不过,他能还给我吗?”
金泰亨进到包间后,顺手关了门,看到满脸潮红的朴智旻倒在沙发上,走到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女孩僵硬的背影。
也不管女孩还在,金泰亨捞起朴智旻,捏着下巴尖就啃上了带着酒气的唇。
不安分的手摸进卫衣下摆从腰窝一直往上,金泰亨换了个方向,把朴智旻背对着女孩,一把把朴智旻的卫衣从背后拉起,露出几天前留下的暧昧痕迹。
被药效冲的晕晕乎乎的朴智旻那管的上那么多,他只知道金泰亨身上很凉,窝着很舒服。
女孩惊呼着逃走了,门被打开,空气涌进包间,冲走了些许热气,朴智旻被亲得缺氧,手有了些力气,拍着金泰亨示意他停下。
“哈呼…你什么时候来的?”
金泰亨抱着朴智旻腰的手紧了些,长腿挤进朴智旻的胯,不痛不痒地来回蹭着。
“在你和别人贴身跳舞的时候就在了。”
“朴智旻,你怎么那么不乖呢?”




(剩下的今晚放微博,评论见链接)

【VMIN】HIM&I *脑洞人设

金泰亨,行为规范,品学兼优,深受欢迎。
朴智旻,无恶不作,学习烂透,吸烟喝酒。
处在两个极的人,在一起了,毫无预警地。
当外人问起时他们总是笑而不语。
“秘密。”
但是他们并不反驳他们的关系。
朴智旻的狐朋狗友可不少以此来开玩笑,但是朴智旻却总是像是没听到,再追问的话。
“干你屁事。”
金泰亨被小女生堵的时候也被问同样的问题,开始金泰亨并不作答,到后来,他就把食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吐气。
“嘘。”
这不就是秘密的妙处么。
让人好奇透了。







其他人觉得朴智旻高攀了金泰亨,每每朴智旻被颠的一上一下,喘着粗气,狠狠地在金泰亨肩上留下整齐的牙印时
“谁他妈说我高攀你我撕烂谁的嘴,你他妈就是个禽兽。”
金泰亨就会亲亲他的额头,伸出湿漉漉的舌尖,一点一点地舔舐着,描绘着朴智旻的耳廓,最后啃食着他的耳垂,愈发用力地去讨好他的小情人。
“你怎么不是高攀我了,你看看,现在喊着受不了的是谁,待会一点也不许剩,夹紧了”







他们平常看来的交流不多,却是恰到好处的。
金泰亨眼里涌动着的寒流只有朴智旻能看懂,也只有朴智旻身体里的热浪能卷席它。
他们疯狂撕咬着,吮吸着对方,吞噬着对方的呼吸,向彼此张开了尖刺,但又毫不犹豫地靠近,直至到没有缝隙。
他们不是模范情侣,在朴智旻一身酒气地摔进身上还带着蒸汽的金泰亨怀里时,在金泰亨背包里被朴智旻翻出粉色信封,不过半秒信封就被撕了个稀巴烂时。
“我就该打断你的腿,不让你走。”
“我就该刮花你的脸,不让人看。”
但是欺骗永远不会出现。






作为彼此的困兽,他们毫不吝啬地分享着尖牙利齿,却又颤悠悠的伸出粉色的舌尖,舔舐着对方的伤口,留下自己的吻痕。
在心尖上留下烙印,刻上自己的名字,撒下纠缠时的热气,用指尖挑动着最深处的脉络。
金泰亨说,你会骗我吗。
朴智旻说,永远都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