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空中的飞鸟破开云层
在触碰到金色光线之时
被沉默的银色击中翅膀
是宙斯的闪电
燃起了悲怆慑骨的火光

一个并没有在某个方面算是出类拔萃,也不说出类拔萃了,不错也称不上,也没有好看的皮囊或者是温暖友善的内里,时常因为自己的无所事事无动于衷而感到害怕的人,怎么会有人表达好感,不能说是讨人厌,只是存在感低且慢热而近乎透明,怎么还会有人喜欢,不懂

要喝快一点one shot 哦

本想着带自己那个刚成年没多久的小白弟弟去体验一下成人世界的魅力,闵玧其忘了自己本身并不是老油条,顶多算个半老油条,晚上的酒吧与白天的截然不同,虽说是人不多但是弥漫着半混浊的昏沉气息。
喝酒是最直接了当操作简单的方法,大白兔被哄着one shot,半信半疑地喝光杯里的暗色低温液体,在身体无意识地驱动下闵玧其也杯见底,看着田柾国还发亮的眼眸,闵玧其才隐隐反应过来要栽跟斗了。
“哥怎么不喝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大白兔满心期待地等着比自己大上几年的哥哥带自己出去了解一下成年人的活动,one shot过后发现感觉不错,可那个白白净净的男人有些坐不直了,眯着眼盯着自己,田柾国对于醉这种感觉是不知道的,只听过没试过,后知后觉才想起别人口中的“酒精上头”,只觉得这哥可爱得打紧。




(困辽)

〈蝉翼 C6〉[KOOKGI]

哪怕是假象,可以让我再这停留多一会吗,如果不是假象,我粉身碎骨也愿意。


田柾国睡得很沉,平常会被经过的车辆碾压地面的声音吵醒,这次连闵玧其起床洗了个澡都没有醒,一夜无梦,身旁多了一个热源使睡意迟迟不散,等到田柾国醒过来,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动了动因为长时间睡眠而有些僵硬的肩膀,一睁眼就看到那个昨晚被情欲逼得满脸通红的人,看样子像是醒过来一次了,穿衣服了,是又睡下了么。
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明显超出平时早该到达办公室的时间,田柾国依旧不想离开,旁边睡下的人呼吸平稳,应该是睡觉的小习惯,嘴留了条缝,凑近点能闻到浴室里沐浴露的味道,和自己的一样,虽然只是酒店的沐浴露。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摘的耳钉,排列上去的耳洞并不让人觉得反骨,耳垂不大,怪可爱的,可他好像不怎么喜欢被人夸他可爱。
田柾国侧了侧身,从被窝里摸到了闵玧其的手,轻轻地从对方的指缝之间穿过去,手比想象中的要大,和自己的差不多大,温度比自己的要低上一些,微微用力,让掌心之间的距离减少到近乎于无,田柾国希望自己的体温能传过去一些,能留多一点是一点,自己的温度,能传过去一点,是一点。
被子动了动,略微有些哑的声线渗进空气传到耳膜。
“你在干嘛?”闵玧其眯着眼,眉间皱起,似乎是不太喜欢田柾国的动作,田柾国趁着人还没醒做的小动作被一一戳破,只好松了手,表情就不是那样了,失望表露于形,实诚得很。
闵玧其转了个方向,把手臂从被子里抽出,伸了个懒腰,田柾国手里没了东西,因为闵玧其的动作,本只有两个人的被窝流进了外界的风丝,空荡荡的。
闵玧其好像还不太愿意起床,突然想起今天还是工作日,转过头,“你不用上班吗?”
田柾国更不开心了,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头发贴在枕头上,“不去了,旷工。”
闵玧其眨了眨眼“你还困吗?”
“我...”
田柾国被压过来的暖意摁住胸膛,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空气被挤走,白得发亮的手臂环住田柾国,下巴还有脖子被闵玧其的头发挠得有些痒,还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我还困,再睡一会。”
迟疑了下,田柾国还是把手放在闵玧其的腰上,像在捧着最为珍贵的宝物。
“嗯,你睡吧,我不走。”
窗帘的遮光布阻挡了窗外几乎所有的光线,交织在一起的呼吸落在细微到不见的灰尘上,被溜进来的光丝一照,连空气都沾上了爱意。

起床的时候将近下午两点了,因为是直接在前一天晚上吃饭的地方开的房,饭没吃成,两个人都饿得不行,田柾国洗漱完出来看见闵玧其还窝在床上,趁闵玧其还懵懵懂懂走过去捏了捏他有些肿起来的脸。
“起来下去吃饭吗?还是叫他送上来?”
闵玧其没躲,反倒顺着蹭了蹭田柾国的手背“睡太久了,要起来走走,下去吃吧。”
闵玧其去洗了把脸,水珠还在下巴滴着,田柾国拿了毛巾给他擦脸,心里满满当当的暖意。
“你怎么那么能睡。”
闵玧其伸出腿踢了踢田柾国“还不是因为你,那么能折腾人。”
“是谁把我拉上来的?”
“切。”
脸红啦。

不知道是谁先伸出的手,被紧紧地握住十指交缠,闵玧其彻底醒过来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偷偷地看了看那个脸上还留着些少年气的男人,田柾国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像是在发信息。
似乎是注意到了闵玧其的目光,田柾国用拇指指肚蹭了蹭闵玧其的。
“怎么了?”
闵玧其低下头盯着凉拖的头,满足过后略微有点不安,没做声,电梯“叮”地一声把闵玧其从混沌中扯了回来,还没反应过来,田柾国就已经拉着闵玧其走出电梯。
餐厅里没几个人,服务员比客人还多,挑了个靠窗的位置。
“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不挑。”几乎是气音的回答。
点好菜后,田柾国让人给闵玧其换了杯温水“别老喝冰水。”
闵玧其双手放在桌子底下,用力紧握着,手指因施加的力度过大而发白。
“闵玧其。”田柾国喊他。
“见到你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田柾国把身体往前倾,用直白滚烫的眼神笼罩在闵玧其身上,他想要伸手去碰一碰闵玧其,但是他不敢,他害怕,害怕闵玧其又会像以往那样逃走。
桌子上除了餐具什么也没有,田柾国把手摊开,伸到闵玧其面前,闵玧其的头低着,他看不见田柾国,但是他看得见田柾国摊开在他面前的手。



闵玧其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和“值得”这个词挂钩的人,躯壳下什么也没有,除了那团没有温度的透明灵魂,它很安静,安静得有时候闵玧其也忘了它的存在,所以那个时候它就会开始剧烈地抖动,来博取注意力,但有的时候是因为外界的原因,比如说,田柾国。
闵玧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仿佛是人生第一次,配上一个俗烂到不行的开头,就因为睡了一个晚上,身体里面某个地方发生了剧变,像干瘪的海绵突然吸饱了水,沉甸甸。
爱吗?一直以来闵玧其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更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搁浅的鱼突然遇上一场大雨,在扑面而来的水滴之中苟延残喘,呼吸时而间断。
可雨总有停的时候。



田柾国的手闵玧其是感受过的,温暖有力,是能在陷入泥沼时拉一把的手,可自己是泥沼本身,可以吗?
或许可以。

一只微凉的手放在了田柾国的手心,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田柾国感觉闵玧其有些抖,从心脏底部升起的欣喜让田柾国条件反射地用力的反扣住闵玧其的手,就连自己的嘴角上扬了也不知道,田柾国只知道他现在很开心,答案更清晰了一点。
闵玧其学着田柾国的动作,身体往前倾,他把田柾国的手换了个方向。让田柾国的手背向上,头还是低着,不过这次不一样,他的身体向前倒去,吻了吻田柾国的手背,缓慢而虔诚。
“我。”
“我见到你也很高兴。”

一顿饭过去,闵玧其还是觉得脸颊发烫,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自己居然做出那样的行为,田柾国看起来心情很好,说话语气都是带笑的,结账的时候那个小姑娘也偷偷看了田柾国好几眼,闵玧其看她下一秒就要问田柾国拿号码了。
还没等田柾国开口,闵玧其就抢着说“我要回家。”
气氛微妙得可怕,田柾国那边是难得一见的好心情,闵玧其一直在循环播放“我干了什么”。
“田柾国。”
“嗯?”
“能不能别笑了。”
“安全驾驶懂不懂。”
“好。”
可是我现在真的心情很好。

闵玧其怀疑田柾国是不是对他下蛊了,为什么每次和他谈判的时候都不能拒绝他,以至于现在田柾国又跟着他上了闵玧其家。
这回田柾国倒是不客气了,一进门直接走到厨房的冰箱顺了瓶可乐,闵玧其好气又好笑,进了房间想换衣服,脱到一半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想也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田柾国靠在门边,瞄了一眼闵玧其从衣柜里拿出来放在床上的衬衫,说了句,“这件不行。”
“为什么?”闵玧其一头雾水,白T的袖子还挂在身上。
“这件领口太低了,会看见的。”田柾国挑了挑眉。
闵玧其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红着脸,回了句,“流氓。”
看了看手机,发现时间不早了,套了件姜黄色的卫衣,往包里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你要去哪?”田柾国看见闵玧其收拾东西的动作有些错愕。
“上课,教小孩弹钢琴。”闵玧其头也没抬。
收拾好东西后,闵玧其走到田柾国面前拿走了他手里的可乐,抬头灌了口,又把红色铝瓶塞回田柾国手里。
“以后不会在晚上出去了。”
“再也不会了。”
在发旋处被人留下个带着可乐甜气的吻,继而转到额头,眼睑,上唇,耳垂。
“早点回来,等你。”

因为教的小孩什么也不会,教了些基础的东西,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挺轻松的,还收获一句真情实感的“谢谢老师”。
到现在还是没有实感,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会因为一个人而心情变好,从来没有想象过关于这样的一切,不安还是有的,但是闵玧其知道,没有田柾国他会更不安。
还没有用钥匙打开门,闵玧其就能听见里面的电视声,有些恍惚。刚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闵玧其就听见哒哒哒的拖鞋声,门一开就对上一副发亮的眼。
“我回来了。”

晚饭两个人叫的外卖,闵玧其让田柾国回家,田柾国不肯,说是不想疲劳驾驶,闵玧其那他没办法,翻箱倒柜地把买大了好几个号的衣服找出来给田柾国,内裤没办法,闵玧其和田柾国到楼下便利店买的。
结账的时候田柾国拿了好几盒东西,顶着店员有些奇怪的眼神,闵玧其只能装瞎。


只有一张床,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想要忽略旁边多了个人真的很难,前几次并不是意识不清醒,而是多了层距离显得不清不楚,现在被压缩成纸窗般厚度的距离,连呼吸都觉得是在和自己说话。
“我好像变得不认识你了,还是你变成我不认识的闵玧其了。”田柾国又靠得近了些,两人的额头快碰上了。
“怎么,你讨厌了么?”
“没有。”听见了对方从鼻子里发出的气音,闵玧其有些脸红。
“更喜欢了。”
“我也发现我有点不认识你了。”
“嗯?”
“你怎么那么流氓?”





拜托了,请雨一直下,永远也不要停。





tbc.

你要当我的神明吗

〈KOOKGI〉(观沐浴球提裤子机场照有感)

 ̄ ̄

不出意料地又是咔嚓咔嚓地一片,好几年了,也都习惯了,带上帽子能挡住不少,虽然会被粉丝控诉就是了。
田柾国把手伸进卫衣里调整了一下耳机的位置,耳机里的音乐隔挡了些外面的声音,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镜头,当然也看到了前面那个一身黑的人,那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把脸几乎都用帽子口罩挡了起来,如果把口罩扯下的话,就能看见他有些肿的脸和因为睡眠不足而红红的眼角了吧,像只包了虾仁馅的小水饺。
可是呀,裤子也有些短了吧。
本来就白的腿被闪光灯那么一照显得更白了,还细,比女生的腿还要过分,膝盖粉粉的,和他那里一个颜色。
越想越色情。
细细的脚踝一手就能扣住,大腿内侧不是一般的敏感,只是亲一亲就红了,和小腿不一样,大腿和臀的手感还是很不错的,每次情事过后都会被田柾国掐得又青又紫,时不时会有个牙印,不过小猫第二天缓过神来会生气罢了。
再往上一点就是那没有赘肉的细腰了,之前被粉丝截出来的腹肌可被田柾国亲了啃了个遍,啃的时候还不忘照顾一下下面,闵玧其被欺负得只能一边喘一边骂人。
“哥,你说这话可是被消音的程度啊。”说罢又去嘴去堵人了,只留下小腹上红红的点点痕迹,当然闵玧其也回了他两爪子。
闵玧其出奇地瘦,东西吃得不少,因为老熬夜,总是不长肉,每次因为情潮到来时而拱起的后背上的蝴蝶骨都会泛上层粉色蔷薇的花色,啊,那人连乳头都是粉色的,小小一颗,田柾国可喜欢了,看着那小点在指尖下不受撩拨地硬起来,再啃啃脖子上的软肉,闵玧其整个人就软了。
还有锁骨,真的是奇怪,闵玧其浑身上下就没有田柾国不喜欢的,就连他圆圆的鼻头和透着粉色的指甲盖都喜欢得不行。
突然前面的站姐有些躁动,田柾国回过神来,那人往上扯了扯有些掉了的裤子,更里面的皮肤被一览无遗,闪光灯闪的频率更快了。
田柾国吸了吸鼻子,有些不满。
突然想到些什么,田柾国拿出手机,点开kkt,在手机屏幕上面敲敲打打。
“katalk”闵玧其的手机响了响。
闵玧其没把手机解锁,光是上面的字就够让人脸红了,还好口罩够大,像是泄愤地把手机塞进袋子里,大步往前走。
“哥,再往上扯,昨晚留下的就会被拍到了哦。”
田柾国的刘海被压得遮住了眼,嘴角的笑意遮不住。
看来今天晚上要把章盖到小腿了呀。






(没了)

[风与你]〈VMIN〉

夏天来了,在突然变黑的天空和突然刮起的风后。




朴智旻和金泰亨等来了又一个暑假,这个假期特别的长,他们把囤起来的漫画游戏全都看了玩了个遍,冰箱里的雪糕冰棍也换了一轮,也就才过了几个星期。

正是活力满满的年纪,两人自然是闲不下来,在某个刚睡醒的午后,朴智旻不轻不重地在金泰亨锁骨处啃了下,金泰亨提起眼皮,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闷的气音,大手放在了朴智旻的眼上,手臂收紧,朴智旻用小腿蹭着金泰亨长长的睡裤,刚睡醒声音有些哑。

“泰亨啊,我们去海边吧。”

“我们去看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朴智旻也沾上了金泰亨的二次元和孩子气,在说完去看海后,朴智旻硬是把金泰亨和自己的行李马上收拾好了,把金泰亨从床上赶去洗手间洗脸,打开手机马上订好了车票。

“泰亨啊旅店是靠海好一点还是离海鲜市场近好一点啊。”

金泰亨刚洗完脸从洗手间走出来,单眯着眼,下巴还挂着水珠,打了个哈欠,从后面抱住了朴智旻,蹭得朴智旻肩膀上衣服深深浅浅的。

“当然是靠海好一点。”

“海鲜的话我下海给你抓。”

跟自家男朋友比起来,思维还是跟不上啊。

在家的时候还是很精神地跑来跑去地收拾东西,一到车上就极速放电,反倒是金泰亨打开手机有些兴奋地看着网上的旅游手记。

朴智旻靠在金泰亨的肩上,车内空调温度有些低,金泰亨的手从腿上伸到朴智旻空着的手上,手指轻轻轻穿过朴智旻并未合拢的五指,再紧紧地,密不透风地捉紧了那要小上一号的手,并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从身边人的掌心传来,像是做出回应版,朴智旻靠在金泰亨肩上的头更往对方颈窝处埋,同样的沐浴露味道渗进鼻息,穿过胸膛再呼出带着满足的甜腻气息。

不管去哪里,你在就是最好的。



——

刚下过雨,天台湿乎乎的,下雨时没刮风,有庇荫的地方没怎么湿,一个下午都是自习,做了一个上午的卷子,朴智旻脑袋快炸了,头疼得不行,给同桌打了个信号就逃到了天台吹风透一透气。
坚硬的水泥墙被带着水汽的风吹得冰冰凉凉的,磕得头有点疼,整个学校就只剩下他们几百号人,空荡荡的,可气压低得可怕,每个人都闷着头,像机械一样运作,累是累的,可都不吭声。

对于未来,朴智旻没什么想法,没什么远大计划,更多的是走一步算一步,父母的话,老师的话,朴智旻都遵守了百分之九十九,认真读书就是所有了。
金泰亨是剩下的百分之一。

从小就认识的关系,朴智旻的小脾气似乎只在金泰亨面前出现过,就算是父母也都有三分保留。

在确定关系以前,他们一直以比朋友更高一级的soulmate自居,可人的表面意识可比潜在意识迟钝多了,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扭曲长大的“友情”变成了定时炸弹般的陌生情愫,最明显的还是占有欲,那个会去质问自己朋友为什么不和朴智旻说话的金泰亨反倒不想再让朴智旻变得更受欢迎,只想让他在自己面前发光发热。
像是理所当然。

朴智旻的就简单得多了。

“我只有泰亨一个。”

这就成了朴智旻拟定计划的理由,理所当然的和金泰亨在一起,但是现实中的不定因素太多,时间越久,不安感就越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朴智旻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视野的方向变了,原本身边都是没有热度的非生命体,从睫毛上方落下着带着与自己温度一样的细微呼吸,手被人轻轻握住,稍微用力就能挣脱,后脑勺下垫着不属于自己的校服外套。
金泰亨的动作与朴智旻睡着前一样,朴智旻不知道金泰亨是不是醒着的,他也不动,就这么看着金泰亨的下颚骨,和蓝得透明的天。

和记忆中的重叠起来,在彼此眼里似乎变了许多,但又察觉不到,落了灰的自行车被放在杂物间的最里面,没什么用处,但是没有舍弃的理由,反倒因为时间留下的吻痕和天生而来的依赖感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朴智旻的身子转了个方向,把后颈挨在金泰亨的小腹上,把手抽出来,改为与金泰亨十指相扣,空气从指缝间流过,形成一个细小到无法察觉的漩涡,心脏的温度传到手心也被卷进了漩涡。
少年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安心又蠢蠢欲动。
夏天要到了了啊。

“智旻啊。”

“嗯。”

“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好。”

﹊﹉

在远离喧嚣街市的某个小巷的转角处,被落下的温柔亲吻和缠蜷拥抱,用力地留下只有对方才知道的痕迹,心中窃喜,恋人之间的小秘密总是那么多,那么滚烫,那么沉。
带着大海的咸腥味道闯入鼻尖,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很是累人,踩到坚实土地时脚心发虚几乎让朴智旻站不稳,金泰亨也好不了去哪,手还是捞住了朴智旻的肩。
“金泰亨你可别摔了啊我可拉不住你。”
“朴智旻你别挨着我啊站不稳就直说。”
旁边卖土特产的大叔十分不解。
金泰亨瞄到了一串又一串的贝壳项链挂在旁边卖土特产的大叔的脖子上,登登地跑过去火速买了串最大的给朴智旻。
“哇大海的女儿啊大海的女儿。”
男朋友经常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怎么办。
“金泰亨,我是男人,不戴这……”
“那行,你是season,大海的儿子。”
“……”

旅店虽说是离人群中心近的地方,到海边也不远,走一小段路就可以了,老板娘很贴心地告诉朴智旻和金泰亨晚上的烟火很漂亮,让他俩去看看。
“两个帅小伙可是会吸引许多女生的注意哦。”
朴智旻笑了笑,道过谢后拉着金泰亨就上了房间,本来是想要个双人间的,两张床那种,在金泰亨的各种理由下朴智旻只好换成了一张大床,可在他们推开门的时候,朴智旻觉得这床和单人床就差了个枕头,就大了那么一点。
金泰亨把衣服换成了长袖的衬衫,白花花的晃的朴智旻头晕,虽然说外面温度不高,朴智旻还是担心金泰亨会被闷出毛病,想让他把衣服换了。
“泰亨你就不能换件短袖吗,闷坏了怎么办。”伸手就要去解金泰亨的扣子,金泰亨微微侧身,顺势扣住朴智旻的手腕,装作一副吓到的样子,可动作却越靠越近。
“智旻你干嘛你要白日宣淫吗。”
“……金泰亨你闭嘴,不换就算了,还有,放手。”
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在朴智旻看旅游手册的时候金泰亨不知道什么去买了个椰子,朴智旻想抢过来,无奈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金泰亨只好单手脱着椰子伸到朴智旻面前。
“这椰子也太大了吧,欺负人啊。”
朴智旻张嘴咬住吸管,吞下清爽味道的椰汁,冰冰凉凉的,嘴里说着抱怨的话眼睛却满足地眯了起来,唇上留下点点痕迹,金泰亨也想喝了。
还没反应过来,恋人就凑过来讨了个带着撒娇意味的吻,不管街上的人,金泰亨在朴智旻的领地游荡一圈,离开时讨好地在柔软上盖了个章,朴智旻也有些脸红。
“哎,真甜。”
“没害没臊。”
夏天的味道啊。


 ̄ ̄ ̄

不安情绪被人安抚下来,只用一句“永远在一起”,朴智旻顿时觉得之前自己的所有担心都是多余的,原来不只是自己,下辈子就已经交代好了。
更喜欢他了。

 ̄ ̄ ̄

烟火很漂亮,和老板娘说的一样,脖子上的红色小石在七彩烟火下闪闪发光,仿佛把天上的星星都吸走了。人们的惊呼声随着焰火的出现消失起起伏伏,朴智旻也不例外,嘴就没合上过,花火变大的时候还好拼命拍金泰亨,金泰亨不知道干嘛,在承受朴智旻几轮攻击后,伸手把朴智旻搂住,紧紧地,朴智旻能动的就只剩下在外面的手臂。
“你拍的我好疼,别拍了。”
反应那么激动干嘛,不知道自己可爱过头了吗。
等待时间有些久了,人们才知道已经放完了,人群开始移动,金泰亨也想离开到其它地方逛逛,就放开了朴智旻,像海滩上的情侣那样,十指相扣。
“泰亨啊。”
“嗯。”
“我怎么感觉夏天快结束了啊。”

“没有,不会结束的。”

 ̄ ̄ ̄

落下的亲吻带着大海特有的潮湿味道,空气中轰鸣着海浪的回响,大概是因为是陌生的环境吧,又或者是烟火留下的后遗症,金泰亨显得小心翼翼,每一个角落都照顾到了,朴智旻只剩下喘气的份,刚刚踏入成年的界线,拘束被抛在脑后,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那么容易的让人失去理智。
“智旻,智旻。”
“你好甜啊。”
恋人身上像是装了可以吸引自己的磁铁,又像是让人上瘾的毒药,落下了瘾根,要把他融进血肉里才会得到安慰。
落在后背上的拳头软绵绵的,更挑起了金泰亨的坏心眼,朴智旻骂人的话也变得毫无威慑力。
“智旻要乖哦。”
“不能逃哦。”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 ̄ ̄ ̄

我们理所当然地要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吧。”
希望大海能听见我的话。

我希望,我的豆蔻年华是你,我的金色年华也是你,我的一生都是你。





0902快乐

蝉翼 C5


所有人都是胆小鬼。
我也是,可是我唯独不怕死。




用橄榄油和新鲜柠檬汁还有黑胡椒拌的三文鱼甘蓝沙拉在小麦厚切吐司中间显得特别诱人,奶黄色的酱汁给纸袋弄上些深色痕迹,透明的塑料盒子内壁上带了些因空气中的水蒸气遇冷而液化的细小颗粒,明明是咖啡店但是三文治沙拉小点心什么的要受欢迎得多,奇怪又理所当然。

再等下去吐司就要软了。

握住金属把手可没有力气把它往前推,闵玧其可不承认是因为什么。

他不一定看得见,离得那么远,慢慢的,走慢一点,就没事了。

脚前掌用力,手腕处皮肤接触到在冷气下的通透玻璃,冷意不到半秒就被销蚀掉,与室内温度相差甚大的气团直直撞上闵玧其裸露的小腿,有那么一下难以呼吸,混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热,明明已经不是一天中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了。
闵玧其把头低下了,太阳光直直落在冷白的后颈上,没多久就开始有火辣辣的感觉,抿着的嘴角暴露了主人的紧张,与平常无异的外表之下正上演着一出盛大的海啸。
灿烂日光下有些陈旧的瓷砖上的灰色污渍被无限放大,感官在高温膨胀的空气中失去了与灵魂的联系,只有意识的驱使,身体才慢慢的挪动着。
身体被两股力以相反方向拉扯着,过于猛烈的日光把空气凝固成一小团,直直地塞进闵玧其的咽喉中,不上不下。
终究还是一切归于平静,已经看不见了,咽喉中的堵塞感消失不见,只留下轻微的痛感与空虚。

算是,躲过了吧。



田柾国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像是附着在玻璃表面的水雾一般,蹭蹭就会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些少年时期只有每天不停来上课的家教和坐在空荡房间里冷漠的父亲相关的记忆。与其说是冷漠,倒不如说是无爱,自从被送到那座大大的冰冷大院中,就没有再接触过那个年纪该做的事。
“柾国,你要做你哥哥的助手,记住了。”
很少会出现有询问语气的对话,更像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现在已经是了。
滚烫气流与低温气团在车窗打开的区域无声碰撞,田柾国心里还想再一次下车,还想走到那扇门前,摁下那个小小的按钮,就是不知道门会不会打开,会不会看到那个白白的人。
想得快要发疯了,可又什么都不知道。
把衬衫的袖子往上提了下,把车窗关了,手用力地握了握方向盘,田柾国还是下车了。
想,太想了。
主动和被动的被变成了像是机器般的人,田柾国年纪也不大,如果是同龄人的话,还在享受着最后几年的校园生活,可以的话还能留多几年,他没去过学校,一直都是在家里跟着那个眼镜像啤酒瓶底那样厚的秃头家教学,突然就被父亲扔到了高楼大厦之中,磕磕碰碰了好一段时间。那个一年也碰不见几面的哥哥正踩着自己铺好的路,可也没什么能说的,“寄人篱下”这几个字田柾国还是清楚的,少年特有的尖锐棱角也被磨平了,留下一些苟延残喘的碎屑粉末,风一吹的话,什么也不剩。
没有提出也没想过要提出什么要求,只是要满足别人的要求就已经够累了,怎么还会去想其他的东西,田柾国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头一次那么想去了解,那么的想要一个人,想到会做出一些毫无缘由的事。
是哪里出问题了。
几乎是用跑的,在踩上最后一个楼梯的转角处时,田柾国视野中出现了一小节留在门外的手臂,指甲盖粉粉的,和闵玧其手肘处的粉色是一样的,连跨几级楼梯,也不怕被夹到手,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田柾国手一伸把门给截下来了,手腕用了点力气,冷不丁对上了双明显被吓到的眼,田柾国一口气哽在喉咙,就这么看着闵玧其,身上还带着些外面太阳的温度。
“你还欠我一顿饭。”
“想好怎么还了吗?”
不管不顾地在门与闵玧其之间挤出缝隙,直直入侵对方的空间,田柾国权当没看见闵玧其一点点抿紧的唇。屋内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就是没那么乱了,脚底下的细长绒毛挠的脚心有些痒,胸膛里跳动的物件也痒痒的,田柾国用余光瞄了瞄闵玧其,越发越觉得他像只猫,只被吓到但又忍着不炸毛的猫。
“我的午餐就这个,大不了分你一半。”
田柾国还以为闵玧其生气了。



可真是过分啊,努力的想要避开些什么,可他就是不偏不倚地撞上来,很不想承认的,自己还有些开心,扑面而来的气息压得周遭像是真空,喘不过气,已经是溃不成军了。
越挣扎越是偏移轨道。
轨道又是什么。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外卖的重要性了,可田柾国死活要吃闵玧其手上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家里的刀都快蒙灰了,闵玧其提着袋子走进厨房,田柾国也跟着进去了,从见到闵玧其那一刻起视线就没离开过他的手,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手,却觉得可爱得打紧。
想亲亲他的手指头。
刀锋切进厚厚的小麦吐司,甘蓝发出清脆的声响,酱汁从吐司里挤出,闵玧其食指边上粘了些,想着不要浪费,伸出舌头舔了舔,刚想把盘子端起放到外面的餐桌上,突然的黑影与天旋地转的感知让他绷紧了神经。
陌生又陌生的温度从上颚传来,被剥夺了呼吸的渠道,洗碗台磕得后腰生疼,被用力地咬了咬下嘴唇,在倒吸凉气的空隙尝到了铁锈的味道,不知怎的闵玧其火气也上来了,对着田柾国就是一口,田柾国还是没放开他。
也不知道是在接吻还是打架,推推搡搡地,就在闵玧其的头快要撞上碗柜的时候田柾国一用力把人往怀里带了带,可能是两个人靠的太近,心跳声在只剩下呼吸声的狭小空间里显得特别明显。
咚,咚咚咚。
快要死掉了,两个人都。
还是闵玧其先开口说了话,他就这么被田柾国抱着,额头抵在田柾国的下巴,一动不动的,田柾国衬衫上的洗涤剂的味道闻着很舒服,感觉多好啊,直至到看见那两半三文治苦兮兮地掉在了洗碗台里,闵玧其才把田柾国的手臂掰开,嗓音里带了些鼻音。
“你赔我的三文治。”
表情就是在说,对啊,就是想撒野了,你得哄。


算是达到了目的,田柾国在十分钟内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给餐厅订了位,两个人在闵玧其家里闹了这么几下,都黄昏了,把人带出去吃饭也是刚刚好。
碰上了下班高峰期,车开到一半就只能一点一点地动了,闵玧其还是穿着T恤短裤拖鞋,田柾国没让他换。
“没事,不用换,和我吃个饭而已。”
白花花的小腿就在田柾国眼前晃啊晃,闵玧其真的太白了,田柾国也不算黑,可和闵玧其一比,肤色还是暗下去了。
就这个颜色,用力一点就能留下痕迹了,关节位什么的都是粉粉的,皮肤也很好,像只水饺,软软的,可是性格就不啊,得要好好护着哄着。
唉田柾国认真开车。
闵玧其盯着车窗外的建筑,反光玻璃折出来的光有些刺眼,更不用说直接看了,那得多亮啊,太阳在消失前所发出的光,炽热,宏大,凄惨。
等待的时间是太长了吗,耐不住寂寞,身旁的热源又近了,无处可躲,无处可遁,避不开,默然接受,再完全沉沦,交织的空气里变得更为混乱,前面车辆的红色警戒灯把所有都蒙上了层赤色,开出一片红色罂粟,危险,诱人,上瘾。



花了比预想中要长的时间才来到目的地,在田柾国要摁下电梯楼层时,闵玧其把田柾国的手往上移,迫使他摁下高出几层的数字。
“我有些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好吗?”




田柾国不敢动,可闵玧其闭上眼了,头微微的有些上仰,依旧是昏黄的灯光,每一次都是。
田柾国从坐着变成了跪着,床铺微微下陷,形成一个温柔的弧度,在他指尖碰到闵玧其的有些凉的下颚时,空气突然变得稀薄,田柾国感觉自己只能在闵玧其身上汲取氧气,呼吸开始混合交缠,那一直挥之不去的气味渗进了彼此的灵魂,溅出星云碰撞时的点点火光。
第一次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闵玧其甚至几乎感觉不到田柾国的存在,第二次用力了些,第三次就真的是唇舌交缠了,不留余地的托付而出,一直只用着脆弱防线抵御的凶猛潮水漫过理智顶端,快要到达崩溃的点,最深处的回响震耳欲聋,不停的重复着,就这样,就这样,陷进去吧,没关系。
没关系。
“我真的好想你。”
“我真的好想你。”
说不出有哪里不一样,看起来像是更为让人迷恋了,空气里是掺了迷药吗,就连快要消失的理智都在叫嚣着想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空调,赤裸着接触到空气的时候闵玧其还是抖了下,身体开始变得更烫了些,打开时的邀请意味让人发狂,田柾国不敢用力,又忍不住去用力,看着那星星点点的痕迹,与所期待的重合,相扣的十指给内心的欣喜添加了催化剂,毫无停留地膨胀起来,失而复得吗,算不上,不如说是获得的满足更为确切。
把自己埋进那烫人的褶皱之中,压迫感按压着思绪,闵玧其的迎合直接把田柾国给轰击破碎,留下同样滚烫炽热的内里,似乎是爱上了亲吻,撞击之间夹杂着扰乱呼吸的吻,田柾国发现怎样都不够,闵玧其想要把自己全部放走,想把自己完全给予田柾国。
但是还不够,还不够,还想要更多。





你是来救我的吗。
救救我吧。





tbc.

下了很大的雨 雷电把云层撕开了很大的缺口  云块里也藏着光 一下子就显得天空特别斑驳 白墙上留下了光的痕迹 就那么一下 紧接着被黑色包围起来 好像就没存在过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