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VMIN】【防弹95line】

『HALF』
喝了一半的可乐,吃了一半的冰淇淋,拼了一半的拼图,被刮掉一半的日历。
所有东西都只剩下一半。
在朴智旻眼里都只剩下一半。
只剩下一半的心脏,只剩下一半的呼吸,只剩下一半的力气了,只剩下一半的房间,只睡了一半的床铺。
另一半去哪里了。
被朴智旻弄丢了。
在某个清晨,朴智旻醒来,所有东西就只剩下一半。
金泰亨什么也没有留下,无影无踪。
朴智旻甚至开始怀疑是否一直以来就只有自己孤身一人。
但是钱包夹层里的拍立得却提醒着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煮拉面时锅里冒出的热气蒸腾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梦境,挥了挥手,一切回归原样。
朴智旻感觉身上的血液在一点一点地消失,血管变得空荡荡,只剩下一半。
把可乐倒进玻璃杯里,看着泡沫哗地溢出。
啊,满了。
泡沫渐渐消失,被子里的液体变成一半。
朴智旻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自己和金泰亨还是陌生人的时候,自己都是一半一半地活着。
直到遇到了他。
身体渐渐被填满,空荡荡的一半被侵占,毫无预警地,突然就来了。
朴智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半名为‘朴智旻’,一半名为“空壳”。
披上大衣,走出了只有一半的地方。
姑且称之为‘家’,只有一半的‘家’。





在金泰亨消失的第十四个星期,朴智旻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
夹杂着水汽和月光的空气涌进胸腔,但是只填满了一半。
现在是凌晨四点。
朴智旻坐在公园的长椅,听着不知名鸟儿的叫声,看着只有一半的月亮。
把身体放松,靠在长椅的靠背上,仰起头,眯起眼睛望着那只有一半的月亮。
时间倒流。
像往常一样,朴智旻依旧醒来,洗漱,吃着金泰亨做的早饭,穿好衣服,与金泰亨交换一个吻,离开家。
这时候,‘家’还是‘家’。
结束了课程,与上课的学生纷纷道别后,关上了舞蹈室的门。
路过街角的花店,带走了一束干花。
回到家,闻到了奶油蘑菇汤的味道,把花送进金泰亨手里,在对方嘴里尝到了奶油的甜腻。
那束花,那束花,去哪里了?
啊,想起来了,被他插到了门口的信箱里,不过好像和他一起不见了。
“泰亨,设计图进展的怎么样?”
“拖智旻的福,还不错。”
“这样啊,我们泰泰真棒。”
想起来了,奇怪的地方。
“智旻啊……”
那个时候他分明说了些什么,怎么就记不起来呢。
朴智旻找过他,两个人的交际圈都差不多,身边的友人都没有发现什么,朴智旻也没有去问。
只不过金泰亨消失得越久,朴智旻就觉得心脏空虚得发疼,直到被销蚀得只剩下一半。
连呼出来的气息都觉得觉得生疼。



朴智旻离开了四点的公园。
站在门口,他发现
那束干花插在信箱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