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退潮】「果糖」





退潮后的沙滩,天上的星辰被投在了海面上,贝壳一点一点地,像是被冲到沙滩上的星屑,留在了烟火气息的边缘。
田柾国看着冲击着石壁的海浪,咬咬牙,脚下一空。
扑通。
被海水包围的五感,听不见任何声音,看不见任何东西,冷冷的海水包裹着一切,淡淡的海腥味,化在舌尖。
田柾国在等。
他在赌。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模糊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抹白。







“哈!呼…呼……”
空气猛地冲进鼻腔,呼吸道有点疼。
“你疯了吗,不要命了是不是?”
田柾国看着面前一头银发的男人,喘着气,心里满满的。
“你看,你不是能出现在我面前么?”





田柾国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洞里,浑身湿哒哒的,外面传来海的声音,洞顶的水往下滴着。
滴答滴答。
我不是掉下船了么。
“醒了?”
旁边传来一阵陌生的声音,低沉得好听。
田柾国看到了一个浑身都白的男人。
头发是银白的,脸,胸膛,手臂是白的。
像颗珍珠一样。
“你是谁?”
“我叫闵玧其。”
“是水鬼。”
田柾国瞪大了眼。
“害怕么?”
田柾国摇摇头。
哪有水鬼长那么好看啊。
如果忽视他脖子上的鳞片的话。
太白了,连皮肤下的血管都能看见,蓝色的血管,像流星划过留下的钴蓝钴蓝的痕迹。宝蓝色的鳞片因为海水的反光折射出粉蓝的光,夹杂着其他的色斑。
鳞片只在脖子大动脉那里分布着,认真看的话,还能看到鳞片随着动脉的跳动而微微发颤。
“你真好看。水鬼长那么好看的么?”






闵玧其猜不到男孩会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只是想要逗逗对方。
哎,被反将一军了。
还是头一回被夸好看,底下的那些人鱼总说我冷冰冰的。
感觉还不赖。
外面的风慢慢地涌进洞里,田柾国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闵玧其皱了皱眉,点了点小鬼的额头,把指尖流淌着的水珠蹭在了对方的皮肤上。
“快回家,再待这里对你不好。”
田柾国点了点头,过后像是想起些什么,瞪大了兔眼,鼻头红红的。
“我还能不能来找你啊。”
闵玧其轻轻地笑了笑
“怎么,不怕我吃了你啊?”






田柾国隔了好几天才来找闵玧其,还以为闵玧其不等他了,喘着气跑到洞里时,闵玧其扔着石子玩呢。
“臭小鬼,怎么现在才来,我都等你好几天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田柾国还真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孤零零的海角,下面藏着个洞穴,下雨的时候,坐在里面,雨嘀嘀嗒嗒的敲在地上,沙石吃吃作响,风不大,可是冷,一个不小心就会和弥漫着海腥味的风撞个满怀,田柾国没把衣服拉紧时牙床都抖三抖,闵玧其就在旁边咯咯地笑。
“凭什么你们水鬼就不用保暖啊,还不用吃饭睡觉。”
“打住,不是‘你们’是只有我,就一只水鬼,还有,我只是不吃你们人类的食物,我吃那个”
用手指点了点在天幕冒了个影的月亮。
“我照照那个就好。”
“叫我哥。”
可是后来,田柾国在集市上带来的甜米糕,闵玧其不是吃得挺开心的么。






起初他救下田柾国没有离开是因为觉得对方看起来软啪啪的,不害人。
在海底下生活了那么久,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就连下面那些老头人鱼也和他同辈,可他就长得年轻。
碰见田柾国之前,每天都冷冷清清的,那小人鱼自从找回他小桃花后整天往外跑,学会了化腿后连家也不会了,唯一的串门对象都没了。
每天只能看着日出日落,晚上看星星。
闵玧其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就会真变成人类口中 ‘披头散发 面目狰狞’的水鬼了。
怕是闷坏的。
那天浪有些大,风也不停歇,是闵玧其喜欢的天气。
前面怎么吵吵闹闹的,不就浪大了点嘛。
水里多了张鼓着气皱着眉的脸。
闵玧其看着那少年,头脑一热,就把人捞岸上了。


闵玧其总感觉哪里不对了。
每天早上在水里醒过来第一件事想的就是田柾国今天来不来,见到小鬼后要死死压住才能不让自己的牙龈露出来,想着要给他带着什么海里稀奇的玩意。
糟了,不会真的像是那神棍说的吧。
“出水还需敲心人”
闵玧其一直没和田柾国说,自己不能离开海太远的地方,只能呆在离水近的地方,不然会缺氧。
除非找到神棍人鱼嘴里所谓的‘某个人’
海,其实是个监狱,不管是对于他还是人鱼来说。
闵玧其是知道的。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沉睡’,有时是几个月,有时是好几年,上一次整整睡了百来年,可把小人鱼急坏了。
如果再不离开,怕是会一睡不起吧。





田柾国琢磨着怎么开口。
每天看着水鬼不能碰不能摸,还要不穿衣服,只穿裤子,耍流氓啊。
田柾国不是的迟钝的人,可是水鬼是只迟钝水鬼。
岛上的不管小女生大姐姐还是姨母,没几个能拒绝田柾国的眼睛。
那双藏着星星的眼睛。
可就在闵玧其那里不起作用啊,盯他个一整天都没有。
这山也太难动了吧。





越来越严重了。
胸口那里越来越重了,出现了闵玧其一直都没遇到过的事,发色越来越暗了,不仔细看不知道,在海里,透过海水照下来的月光在鳞片上折射出的光没以前亮了。
只有血管还是那么蓝。




闵玧其不让田柾国来找他了。

“你是人,我是水鬼,不就不该待一块”
说什么呢。
“知道我为什么是水鬼么,因为我身上有诅咒,会连累你的。”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这么会说假话。
“我不该出现在你面前,也不能出现。”
好吧。
“我属于大海。”
屁,讨厌死了。

闵玧其可真狠心啊,把田柾国的满腔欢喜撕了个稀巴烂,说不出现真的不出现,可怜田柾国一点一点地又拼起来了,就捧着,干巴巴地等着。
小兔子急了,泄愤地踢了踢地上的碎石。
兔子急了会咬人,咬的还要是水鬼。







“水鬼骗人都一套一套的吗。”
田柾国红着眼瞪闵玧其,头发还滴着水,任谁看都像是被欺负了的样子,可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
猛地把闵玧其搂进了怀里,对着他就是一顿啃。
这水鬼也太小只了吧。


闵玧其想要推开田柾国,奈何小孩力气太大,只能用两只手撑在两个人之间。嘴被啃的生疼,明明是快要哭的样子,怎么那么凶啊。



闵玧其也不是铁石心肠,因为田柾国,闵玧其尝到了溺水的滋味。
睁眼闭眼都是他,田柾国给闵玧其讲的故事,闵玧其还没听完,甜米糕还没吃够。
他眼里的星星还没看够。
明明在水里可以呼吸自如,现在却陷入了名为‘想念’的漩涡,窒息感,晕眩感蜂拥而至,胸口处酥酥麻麻的,夹杂着点点的痛感,有什么想要刺穿胸骨,呼啸而出。
水里传来了熟悉的震动,像极了那天,田柾国落水的那天。






看着闵玧其一副想要发作的样子,田柾国一把握住胸前的手。
“哥你骗人,你说不出来就真的不出来,亲一下都不能嘛,你都不知道握多想你,都快要疯了。”



这小孩说话怎么那么露骨啊。
“亲?你那叫亲吗?你那叫要啃,疼死了。”
轻轻地抬起头,盖了章。
“这个才叫亲。”
舌头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对方发颤地牙关,一点一点的挑拨着。
“这个叫吻。”
离了水的闵玧其可不能不用嘴呼吸,窒息感再次袭来,猛得像一下子涨起来的海水。





胸口没那么重了,头发变暗,长了新的发丝,黑色的发丝,脖子上的鳞片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古老的传说中,是因为寂寞的人坠海,被大海困住了,才会变成水鬼。蓝色是伤心的颜色,所以水鬼的血才会是蓝色的。又说水鬼的心脏是水做的,骨肉可比水重多了。
水鬼也上岸了,因为他爱上了岸上的星星。







田柾国发现,他哥的手肘,唇瓣,指尖,耳朵,开始粉粉的了。
也会在冷风里缩进自己怀里,嚷嚷着要吃甜米糕。高兴的时候会把牙龈露出来,呲呲地笑着。
果然是吃多了甜米糕啊。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