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VMIN】【防弹95line】桃花和人鱼(完整)

〈退潮 姐妹篇〉






闵玧其又睡了,海里能陪自己说话的就他,下面那些人鱼太古板,一点也不有趣,还是自己出去玩好了。
朴智旻随着海流游进了河里,尽管河水很清,但河底下的水草足矣遮挡他的身影,光线摇曳着照到鱼鳞上,翻出一片百花镜的光斑。
兜兜转转,朴智旻游过了热闹的港口,喧闹声隔着水流传到了朴智旻耳里。
好热闹啊。
明明大家都是好人,为什么那群老头不让我们和人类说话,他们看起来都那么善良。


小心翼翼地游过小镇,朴智旻来到了小岛的另一边。
“呼……”
朴智旻游出了水面,打破了镜子般的水面,波纹搅碎云的倒影,朴智旻靠在了一颗大石边,惬意地晒着太阳。
海上吹来的风飘到这里时,淡淡的腥味已经被冲走了。
安安静静的,岸上种着几棵桃花树,风一吹,花瓣像下雨般落下,落在河面上,一点一点的波纹荡漾开来。
尾鳞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淡金色的鳞片中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粉色,像极了夕阳下漂浮着桃花瓣的海面。
太阳光刚刚好,朴智旻有了些倦意,微微地眯了眯眼。
人鱼的五感比人类的要强上不知多少倍,朴智旻听到了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但是他没有躲。







岛上多多少少都流传着关于人鱼的故事,尽管人鱼们从不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
美丽,冷漠,危险,高傲。
传说啊,人鱼的歌声能让人陷入幻境,能让人看见内心深处的渴望。总有那么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来到这座小岛,想要找到人鱼,他们说啊,人鱼的眼泪是珍珠,鳞片可是比钻石还要漂亮。
可是没有人真真正正地见过人鱼。
只在大浪中见到一闪而过的光亮,看到水下突然照进眼里的彩虹。


朴智旻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类。
海面上的晚霞,日出时被破开的海平线,与水面连成一体的夜空,点缀着一点一点的珍珠。
都比不过眼前的人类。
以至于被人类发现了也不知道。
“你没事吧!你……!”
那个人类匆忙地向朴智旻跑来,大概是以为他溺水了,又加上朴智旻眯起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晕倒的样子。
直到他看到了那发光的鱼尾。







金泰亨以为岛上的老者说的人鱼只是些幻化的东西。
什么会给人带来好运,人间绝色,歌声会蛊惑人心,每每听到这些故事,金泰亨都是笑笑。
金泰亨是岛上新来的画家,来了不到一年,好看的皮囊和温和的性格很是受人欢迎。他对于这里的海域里所谓的人鱼早有听闻,不过他是个无神论者,相信的是眼见为实。
这下实了。
腰下的鳞片和尾鳍可骗不了人。
那人鱼呆呆地望着自己,脸上还挂着水珠,发尾湿湿的,宝蓝色的眼眸闪着清丽的光,耳尖上的红晕和傍晚时的绯色不分伯仲。
看来也不全是骗人的嘛。


“喂。”
朴智旻轻轻张嘴。
“你看着我干嘛。”


莫名其妙地。
认识了一条人鱼。
金泰亨对自己的运气真的是服了。
和听说来的与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甚至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人鱼也,太出人意料了。
明明开口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那么的杀气十足。
“你是我见过所有人类中长得最好看的,你真的是人类吗?”
“哇你会画画啊好厉害那你能把我画出来嘛”
头有点疼。

金泰亨本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把手头上放了半个多月的画完成,随意的在小岛上走动了一下,意外的找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刚准备坐下,发现河边大石上好像躺着个人。
!!救人!

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光斑就这样照进了眼底。


金泰亨不知道的是,光斑会被镶在心上。










“你为什么还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又不会吃了你我也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了啊礼尚往来啊”
“朴智旻你们人鱼真的那么闲吗……”
朴智旻憋着口气,鱼尾一甩,水花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金泰亨刚打好的草稿上。
“……能不能安静一小会。”
小人鱼伸出白白细细的手臂,指着金泰亨,弯曲起来的手指关节还在往下滴着水。
“除非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告诉我的话……”
朴智旻视线移到了金泰亨身后的桃花
“我就叫你小桃花好了,不错”




每天朴智旻都要穿过小镇,小心地避开人群,去找他的小桃花。
他的小桃花每天都会在同样的地方坐着,说是在画画可朴智旻总能看到小桃花顶着没有反应的水面发呆,到他浮出水面时,才会慌张地把视线移开。
有点小开心。
心脏的位置被撬开了一个小口,明明开始更多的是好奇,现在不知道多了什么,一点点地膨胀起来,松松软的。
“你每天都坐在这里,不闷吗。”
“我带你去看海吧。”









天还是黑漆漆地,金泰亨小心翼翼地朝着海面喊了叫声。
“朴智旻!朴智旻!”
没有人回应他。
“那臭鱼不是忘了吧……”
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金泰亨。对方的头发一点点地蹭在了金泰亨露出来的后颈上,痒酥酥的。
“!”
金泰亨转过身,朴智旻笑眯眯地看着他,细嫩的小腿露在了风里,肌肉线条恰到好处,膝盖处红红的。
“你…腿…尾巴…怎么……”
“哎呀我是人鱼好吗能变出腿来哦,只不过只能在海边,不能去人多,离海远的地方。”
朴智旻伸出手指,扯了扯金泰亨的袖子,眼里亮晶晶的,像是把海面上的鳞光装进了眼里。
他们饶过了黑漆漆的树林,跳着跑过了叮叮咚咚的小溪,摸索着走过了细细的悬崖窄道,来到了一处无人的海滩。
海平线上空荡荡的,像是被天幕立刀斩下,远处的云开始泛白。
“我啊,很高兴哦,很高兴能认识你,小桃花。”
“我啊,在海里没什么朋友,很谢谢你,没有讨厌我。”
海风卷起了朴智旻的刘海,吹来了他的领口,后颈上的痣点在皮肤上很是显眼。
“所以啊,我真的很喜欢你哦小桃花。”
大海倒过来就是蓝天。
光线划开空空的黑幕,太阳冒了个尖,海面像是被打倒了一盒金粉,光亮直线的凑到跟前,亲吻着脚下的沙砾。
金泰亨转过头,发现朴智旻也在盯着他,笑如花靥。
金泰亨小心翼翼的靠近,看着对方眼里的波纹,心不由得来地乱了频率。
“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朴智旻眼睛弯弯地。
像是想起来什么。
人鱼凉凉的唇瓣点了点人类自带体温的唇峰。
“我听海里的动物说,这样是人类表达喜欢的方式,没错吧?”

[要涌出来了。]

明明藏得很好,可就只是被轻轻碰了一下,草草打上的结开了,里面的东西成千上百倍地增多,软糯糯的,快要从眼里溢出,连指尖都带上了喜欢的味道。

金泰亨直直地看着朴智旻。
“那你知道只能对同一个人做出这样的事吗?”
“所以你只能喜欢我,朴智旻。”
小人鱼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妥协地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以后我就只喜欢你了,你也只能喜欢我哦。”

金泰亨把手臂绕到了对方的背部,手掌一路向上,附在了朴智旻的后脑上,收紧了力度。
“好,约定了。”












金泰亨笔下的人,鸟,树,海,天,花,风,都是模糊不清的,只有絢丽缤纷的色彩。
朴智旻问他为什么,金泰亨眯了眯眼
“他们都很美,不是吗,可是在我看来,还不够美,我想要直击心脏的美。”
“甚至是在他面前呼吸都觉得是亵渎。”
在金泰亨的童年,永远只有集市上的黑烟,脏兮兮的下水道。
只有母亲的手,是那么的干净。
家里并不宽裕,没有父亲,母亲只能靠做零工,挣取微薄的收入。
可是金泰亨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因为母亲每天落在脸颊上的吻,睡前的小故事。
在金泰亨15岁那年,因为一户有钱人家向公众开放的画展。
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画画,母亲很是支持他,金泰亨多了一件爱的东西,除了母亲,就是画画。
他已经记不清当时那幅画了,只留下一些模糊的记忆,那是一副关于大海的画,漆黑,深不见底,神秘,但又惑人心神
关于那副画,有一点金泰亨还是很不解,前面有一团像是不小心弄上去的颜料。
有一位老者走来,金泰亨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隐隐约约像是反问句。



“听说,那是人鱼,看不清,但是还是很美,不是么?”










有一封信送到了金泰亨家里。
阿姨寄来的。
自从三年前母亲因病过世,金泰亨就离开了故乡。
金泰亨还记得母亲最后说的话。
她摸着金泰亨的脸,温和地笑着,可是眼里的湿润却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泰亨啊,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可以不用再留在我身边了哦,出去看看吧。”
“要去看最好的风景,才能画出更好的作品哦。”
于是金泰亨离开了,漫无目的的。
他看过很多事物,风景,都很美,但却又很模糊。
他不知道要画什么。





朴智旻不知道的是,其实金泰亨的画不全都是模糊的。
那是金泰亨在某个夜晚惊醒时拿起画笔,借着微弱的灯光,连颜色都看不清,但又准确无误地点在画布上,脑海里的画面一点一点地出现在笔下。
那是一个少年,他有着长长的鱼尾,靠在了桃花树下的大石上,肤如凝脂,眼含水波。



信上说,母亲有东西还没收拾好,想让他回去看看。





那天从海滩回来后,两个人都沉默了许多。
一个想着怎么和他解释关于“喜欢”。
一个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亲亲他的小桃花,那天的感觉很不错。
还是金泰亨先开的口,不过说的是,他要离开了。
想要把所有事都处理好,再回来和他的智旻一起。
起初朴智旻是不愿意的,生闷气,要是他的小桃花不回来了怎么办,金泰亨就和他说,如果不是她的话,就不会有小桃花了,他的小桃花也就不会在这里了,朴智旻就松了口,不过还是反反复复地在说
“要早点回来哦!”
朴智旻想要跟着金泰亨,金泰亨不让
“到时候船上那么多人,你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行”
“我会回来的,等我好了”











那天天气不错,朴智旻缠着金泰亨,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吻。
朴智旻捂着手心,把一块不规则,凉凉的,薄薄的东西塞到了金泰亨手里,金泰亨打开手一看,是一块半掌心大的鳞片,淡淡的金色,雕琢着粉嫩的花色,闪出那天初见时的光。
朴智旻直直地看着金泰亨,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们人类都说,人鱼的鳞片会带来好运,我就扯了片,要好好带着哦,你不让我跟着,总能带着它吧。”
金泰亨握紧了手中的鳞片,啃了啃对方的鼻尖
“痛不痛?”
朴智旻摇头。
痛死了,可是一看到你就不痛了


朴智旻躲在礁石后看着金泰亨上了船,海风把金泰亨的衣领吹来,看到金泰亨脖子上的鳞片,心里的小满足想棉花糖般膨胀起来。金泰亨是不知道朴智旻在的,视野的一角有些莫名的亮光,果不其然,看到小人鱼只伸出小脑袋,瞪圆了眼睛。金泰亨笑了笑,给了个口型
‘好好待着,不要跟,很快回来,等我。’


船破开了水面,拉出了长长的扇形的波纹,朴智旻很听话,没跟着,只是在水下看着船一点点地向前,直至模糊不见。


风有点大了,明明刚刚不是这样的。
天变了,在金泰亨有了没多久,海浪拍打着石壁,发出骇人的声响,码头的船被冲刷得摇摆不定。
水下安安静静的,可是朴智旻还是听到了,水面的躁动,他有些害怕。
朴智旻忘了金泰亨对他说的话,向着金泰亨离开的方向,海那么大,朴智旻认不清方向,只能靠着风里的味道去找。
只有漂浮着的碎木片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小桃花可是带着我给他的鳞片的啊,怎么可能。
可是朴智旻找遍了他能找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地,风吞没了他的呼声,卷起的浪把朴智旻压到了水里,他好累,游不动了。
他找不到他的小桃花了。


那天出去的船都不见了,岛上的人都这么说。在灯塔上的人说,在风里听到了有人在唱歌,与其说歌,倒不如说是哭声,那么的悲伤。








闵玧其醒了。
感觉这次睡得有点久,浑身上下都在痛。
有点奇怪,往常几次醒来时小人鱼都在,怎么这次不见了。
闵玧其离开了海底,和他猜的一样,小人鱼在闵玧其告诉他的那处海滩一个人坐着。
“怎么不在下面待着。”
朴智旻有些失神地抬了抬头
“啊,玧其哥你醒了啊。”
啪嗒,珍珠落在沙滩上的声音
“你怎么睡那么久啊,怎么只有我一个啊。”


朴智旻已经不会再去多人的地方了,很久了,久到一个只会在海滩上捡贝壳玩的孩童都儿孙满堂,久到找遍了每一个他所能去到的角落。
海里的所有都知道朴智旻在找人,找一个有泪痣,鼻尖也有一颗痣,长得很好看的人。
他找到了金泰亨的住处,也就自然地看到了金泰亨藏起来的画。
怎么不告诉我啊。



小桃花明明说他会回来的,还叫我等他,果然,人类都是骗子。


最多,朴智旻宁愿饶小岛大半圈,也不愿意靠近人多的地方。
他依旧靠在那颗大石上,本来只有几棵的桃花树,越长越多,风一吹,就像下起了绯色的雨。



朴智旻眯着眼把玩着手里的花瓣,把手沉到水里,看着花瓣一点一点地浮起。
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都不知道,躲不及。
“你还好吧。 ”
朴智旻不能呼吸了。
“你是人鱼吗。”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金泰亨,你也可以叫我小桃花。”
因为对方弯腰的动作而从衣服里掉出来的挂坠,发出和朴智旻尾鳍上一摸一样的光。








“你为什么……”
“我求了他好久,给他画了好多的画,他才没把我的记忆抹去。”
金泰亨低下头抱紧了比他小上几号的人。
“也没让你忘掉我。”
朴智旻爬起身,吐出带着海水气息的呼吸。
“骗子,你说你会很快回来。”
“抱歉。”
“你还骗我,骗我说只能喜欢你一个人,只能亲你一个人。”
“算了,谁叫我乐意。”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