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VMIN】模糊地带(未完)

暧昧害人,处处闹心。


朴智旻和金泰亨的关系很好,众人皆知,就没看见过他们分开的时候,说是高中就认识的关系,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一个舞蹈系,一个戏剧系。
他们关系好,好得不得了
尽管俩人的上课地点隔了两栋教学楼,金泰亨依旧每天替朴智旻打早餐,朴智旻依旧每天下课坐在戏剧系的教室前的台阶上等金泰亨下课。
有人看见过他们两个一起买情侣座去看电影,田柾国在电影院门口等闵玧其的时候见着金泰亨手里捏着情侣连座票后面跟着朴智旻的时候十分苦恼地想他哥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买情侣座。
也有人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看到过他们在宿舍楼下的小公园里看月亮,共用一副耳机,金泰亨挺精神的,不知道小小声在说着什么,朴智旻昏昏欲睡。
不要问谁看到的金南俊只是出去买个胶带就看见了不要问为什么金南俊半夜出去买胶带眼镜腿被掰断了没办法要赶论文。

反正对于围绕他们的话题永远都是“他们什么时候公开”
不过当事人的回答永远都是
“什么啊我和智旻朋友啊只是比较亲而已啦”
“kkkk泰亨异性缘那么好怎么会和我有一腿啊”


我也想和他有一腿啊那个混蛋。
朴智旻是因为高中时从釜山转学到首尔才认识的金泰亨。
因为怕被别人笑话,所以朴智旻一直避免和别人开口说话,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口音。
就在开学第一个月老师调座位的时候,金泰亨变成了朴智旻的同桌。
“你好啊是叫智旻是吧哇你学习好好啊……”
两个人很快地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用他们的话来说是“soulmates”。
朴智旻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金泰亨来说是特别的,反正金泰亨对他来说是不可缺少的。
无法言喻的感情被封锁在最底端的位置,在高温下逐渐发酵变质,少年不知如何告诉他所在意的男孩,只能让它自由疯长,枝条拔粗,戳得心壁生疼,可是朴智旻乐在其中。
只有他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金泰亨,这是属于他的泰亨,这就够了。
他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他知道自己把语气表情放软时有多让人不能拒绝,每次有人约金泰亨,他就会把他的泰亨要回来,屡试不爽。
朴智旻说,跳舞太累了,腿疼。
金泰亨就会放下手里的台词本,大手轻轻地捏着朴智旻的腿部肌肉,会问他还去不去食堂要不要帮他叫外卖。

朴智旻几乎是笃定地认为了他对于金泰亨来说是特殊的。
可是呢金泰亨这个人,并不是会把事情放在心里的人,有什么想说的会直接说出来,所以朴智旻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确定,只是一点点。
他太难得了,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弄丢了他,太不值得。








金泰亨可太喜欢他的小猫咪了。
自以为聪明地把爪子收起把细长的尾巴卷起,可是翘起的尾端暴露了他的沾沾自喜,眼里的被看得一清二楚。
街角处的橱窗意义让金泰亨看到他身后的朴智旻。
现在的他一定是长长的衬衫袖子紧紧的蜷在手心吧,眼里的波浪早已把若无其事的外壳撞击得破碎不堪,安定的样子让人以为他只是在驻足停留看着什么,实则是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
金泰亨多聪明啊,把身体往右移了点,与女孩的距离拉开了点,可在朴智旻的方向看来却是吻到情浓地靠近,金泰亨倒要看看小猫藏了那么久的尾巴接下来会怎么收。
太期待了。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会下雨,明明天气预报说的是晴天,出门没有带伞,猜不到它会下雨,朴智旻只能窘迫地躲在街上店铺屋檐下躲避着豆大的雨滴,袖子被打湿了点。
也不知道口口声声说着最喜欢智旻了的金泰亨会在刚停雨的街上亲吻了一个朴智旻没见过的女孩。那个女孩娇小的身形与精致的精致的五官,是像金泰亨会喜欢的类型。
天气预报终究是准确的,雨也只是下了十来分钟,太阳出来了,阳光真好啊,谁都没有被淋湿,只有钉住了的朴智旻湿哒哒的,狼狈不堪地。
太阳是他们的,阴雨是自己的。





“金泰亨你也太令人无语了……我好不容易放假回国来看看你你他妈就这样拉着我在这无聊至极的地方瞎逛?良心呢?”
金泰熙皱着与金泰亨八分相像的眉头用家族遗传来的大眼瞪着她亲爱的哥哥。
金泰亨揉着刺痛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着金泰熙。
“你整天画画都没有好好运动过,出来走走有益身心健康。”
“我每天都有运动不劳烦你老人家担心,还有,下雨天出来干嘛,想要给我表演花式溅水吗我亲爱的哥哥。”
“欸金泰熙你等等帮我看看我眼睛是不是进睫毛了,帮我吹吹。”
街角的橱窗倒影出来的小人一动不动的看着金泰亨的方向。
这本该是个意外。
太巧了,真是。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