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模糊地带』【VMIN】(完)


暧昧害人,处处闹心。



朴智旻和金泰亨的关系很好,众人皆知,就没看见过他们分开的时候,说是高中就认识的关系,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一个舞蹈系,一个戏剧系。

他们关系好,好得不得了

尽管俩人的上课地点隔了两栋教学楼,金泰亨依旧每天替朴智旻打早餐,朴智旻依旧每天下课坐在戏剧系的教室前的台阶上等金泰亨下课。

有人看见过他们两个一起买情侣座去看电影,田柾国在电影院门口等闵玧其的时候见着金泰亨手里捏着情侣连座票后面跟着朴智旻的时候十分苦恼地想他哥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买情侣座。

也有人在凌晨四点的时候看到过他们在宿舍楼下的小公园里看月亮,共用一副耳机,金泰亨挺精神的,不知道小小声在说着什么,朴智旻昏昏欲睡。

不要问谁看到的金南俊只是出去买个胶带就看见了不要问为什么金南俊半夜出去买胶带眼镜腿被掰断了没办法要赶论文。


反正对于围绕他们的话题永远都是“他们什么时候公开”

不过当事人的回答永远都是

“什么啊我和智旻朋友啊只是比较亲而已啦”

“kkkk泰亨异性缘那么好怎么会和我有一腿啊”





我也想和他有一腿啊那个混蛋。

朴智旻是因为高中时从釜山转学到首尔才认识的金泰亨。

因为怕被别人笑话,所以朴智旻一直避免和别人开口说话,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的口音。

就在开学第一个月老师调座位的时候,金泰亨变成了朴智旻的同桌。

“你好啊是叫智旻是吧哇你学习好好啊……”

两个人很快地就变成了很好的朋友,用他们的话来说是“soulmates”。

朴智旻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金泰亨来说是特别的,反正金泰亨对他来说是不可缺少的。

无法言喻的感情被封锁在最底端的位置,在高温下逐渐发酵变质,少年不知如何告诉他所在意的男孩,只能让它自由疯长,枝条拔粗,戳得心壁生疼,可是朴智旻乐在其中。

只有他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金泰亨,这是属于他的泰亨,这就够了。

他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他知道自己把语气表情放软时有多让人不能拒绝,每次有人约金泰亨,他就会把他的泰亨要回来,屡试不爽。

朴智旻说,跳舞太累了,腿疼。

金泰亨就会放下手里的台词本,大手轻轻地捏着朴智旻的腿部肌肉,会问他还去不去食堂要不要帮他叫外卖。


朴智旻几乎是笃定地认为了他对于金泰亨来说是特殊的。

可是呢金泰亨这个人,并不是会把事情放在心里的人,有什么想说的会直接说出来,所以朴智旻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确定,只是一点点。

他太难得了,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弄丢了他,太不值得。







金泰亨可太喜欢他的小猫咪了。

自以为聪明地把爪子收起把细长的尾巴卷起,可是翘起的尾端暴露了他的沾沾自喜,眼里的被看得一清二楚。

街角处的橱窗意义让金泰亨看到他身后的朴智旻。

现在的他一定是长长的衬衫袖子紧紧的蜷在手心吧,眼里的波浪早已把若无其事的外壳撞击得破碎不堪,安定的样子让人以为他只是在驻足停留看着什么,实则是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

金泰亨多聪明啊,把身体往右移了点,与女孩的距离拉开了点,可在朴智旻的方向看来却是吻到情浓地靠近,金泰亨倒要看看小猫藏了那么久的尾巴接下来会怎么收。

太期待了。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会下雨,明明天气预报说的是晴天,出门没有带伞,猜不到它会下雨,朴智旻只能窘迫地躲在街上店铺屋檐下躲避着豆大的雨滴,袖子被打湿了点。

也不知道口口声声说着最喜欢智旻了的金泰亨会在刚停雨的街上亲吻了一个朴智旻没见过的女孩。那个女孩娇小的身形与精致的精致的五官,是像金泰亨会喜欢的类型。

天气预报终究是准确的,雨也只是下了十来分钟,太阳出来了,阳光真好啊,谁都没有被淋湿,只有钉住了的朴智旻湿哒哒的,狼狈不堪地。

太阳是他们的,阴雨是自己的。




“金泰亨你也太令人无语了……我好不容易放假回国来看看你你他妈就这样拉着我在这无聊至极的地方瞎逛?良心呢?”

金泰熙皱着与金泰亨八分相像的眉头用家族遗传来的大眼瞪着她亲爱的哥哥。

金泰亨揉着刺痛的眼睛漫不经心地回应着金泰熙。

“你整天画画都没有好好运动过,出来走走有益身心健康。”

“我每天都有运动不劳烦你老人家担心,还有,下雨天出来干嘛,想要给我表演花式溅水吗我亲爱的哥哥。”

“欸金泰熙你等等帮我看看我眼睛是不是进睫毛了,帮我吹吹。”

街角的橱窗倒影出来的小人一动不动的看着金泰亨的方向。

这本该是个意外。


太巧了,真是。








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他的泰亨依旧如初。

朴智旻试探过金泰亨,问他有没有交到新朋友呀,有什么开心的事啊,金泰亨都是笑着回答

没有啊,太忙啦,怎么有时间。


骗子。


朴智旻发了疯的泡在了舞蹈室,由早跳到晚以比赛为由,就算导师和自己说肯定没问题,但还是不知疲倦地舞动着。与金泰亨的作息完全错开,拉着田柾国和自己吃早餐,可怜了小兔还没睡着就被叫起来了。

金泰亨的课也排得满,硬是没去堵人,也知道小猫咪为什么这样。

我可准备了大礼啊。



四天了,两个人的交流少得可怜,就只有最普通的‘早’ ‘我回来了’ ‘晚安’。

第五天,金泰亨敲开了舞蹈室的门,看到了里面的人儿,黑色的衬衫没有扎进裤子,一个转身就能窥见里面雪白的腰肢,小小的凹印是上帝留下的吻痕,朴智旻伸展着的颈脖如天鹅般优雅,淌下的汗是刚采集下新鲜浆果上的通透露珠。

不知廉耻地把最诱人的香气散发开来,说着

咬我啊,要我啊

金泰亨靠在门边看了朴智旻一会,发现对方根本没注意到已经进来的自己。

也太不留心眼了,还是早点吃掉的好。

“智旻啊”

朴智旻停下了动作,空气中漂浮着几粒因甩头而飞出的汗滴,眼里是挡不住的欣喜,被死死地扣住,又被一览无遗。

“泰亨?你没课吗?”

“不是,去拿点资料,路过看一看你。”


你看啊,他对谁都那么温柔啊,朴智旻你不是特别的。

“给你带了柠檬蜂蜜茶,多糖的。”

你看啊,他对你一清二楚,你喜欢什么他都知道,说出口吧。

“谢谢泰亨,你快走吧,迟了就不好了。”

两股截然不同的声音在脑内撕扯着,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摇摇欲坠。






开了凉水,脱了一半的衣服堪堪地挂在身上,巨大的怪异感爬上肩头。

好热。

一丝丝热气从身体的最深处升腾起来,小腹上的温度烫得吓人,朴智旻脑袋昏昏沉沉地,理智被一点一点地消磨掉。

手如愿以偿地握到了,朴智旻闭上了眼,看到的是金泰亨修长的手指,嘴里压抑不住的气息破开了禁锢,溢出了朝思暮想的名字。

“泰亨……嗯……”

心里的不甘与羞耻感填充着五官,脸上湿哒哒的,咸湿的液体随着下颚线砸在了地板上。皮肤泛着诡异的红,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咔哒。

朴智旻受到了惊吓地转过了头,腐靡的味道从沐浴间里破出,嘴里喊着的名字的主人沉默着看着朴智旻的动作。

听到了吧,我喊他的名字。

“智旻你……”

“哈……你听到了吧,没错呢,我就是这么恶心,泰亨不知道吧,我做这种事的时候可是一直想着泰亨呢”

脸上是与平常无异的笑颜,衣服松垮垮的,湿透了,鬓角的发丝黏在脸上,皮肤上的红晕显示着主人的糟糕处境。

朴智旻别过头,等着金泰亨的离开。








药效应该发作得差不多,要过去看看呢。

和意料中的没多大区别,只不过小猫好像被吓坏了,要好好哄哄才行。


金泰亨反手把门关上,走近朴智旻拧掉了开关,不顾对方的颤抖,从背后把人搂进了怀里,大手覆盖上发着热的部位,脸贴在了朴智旻湿了的鬓角,下巴放在了对方的肩头,用舌尖描绘着耳垂上细细的银饰。

太轻了,都没肉了。

抱着摇摇欲坠的朴智旻走回了舞蹈室里,把人放在木质地板上,水渍摊开了飘零的痕迹。

滚烫又粘稠,掺了药的爱意黏在了手上,发出呛人的浓香。

“很难受吧,要不要泰泰帮智旻啊。”

“这里吗?会不会舒服一点?”

“叫出来吧。”

朴智旻喷涌而出的呼声撒在木质地板上,蒙上了一层不清不楚的浊白。

“泰亨——”

金泰亨扳过朴智旻的身体,让他直视前方,两个人完完全全地暴露在镜中,诺大的房间只有俩人的喘息声和怀里人时不时冒出的抽泣声,像哭着要撒娇的猫咪,密闭空间里不乏麻痹神经的水声。

不管不顾地张开了欲望的羽翼,投下似妖魔鬼怪的阴影,交织的痕迹点缀在孩童般的面容上,勾勒出快感。

深一点,再深一点。




“智旻想什么泰亨是完全知道的,而且泰亨比智旻还过分,这样的你喜欢吗,智旻,嗯?智旻哥?”

“我就只有智旻而已,其他人都不是什么。”






一如既往地上课,吃饭,睡觉,谈笑,没有什么不同。

可又有什么变了。

今天的校园热帖依旧是‘戏剧系男神金泰亨铁壁铜墙’和‘舞蹈系王子朴智旻拒绝好手段’。





嘘,不要说,他们知道就好。

留下暧昧,让人猜吧。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