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冲动产物 pt. 2「Kookgi」]520快乐哦💕

手摸到的不是想要的烟。
闵玧其愣了半秒,摇了摇头,认命地从衬衫口袋里摸出薄荷糖。
今天是戒烟的第四十三天。
和田柾国分手的第四十四天。
都第几天了,怎么还是有摸烟的习惯。
本来很是流畅的一段音符,因为想起了某个人,手指打了个结,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显得特别突兀,掉在地板上,碎成一块一块。
烦人。
不写了,写不下去。
实在是忍不了那从喉咙里面升起来的痒酥感,闵玧其走到角落的衣柜,从一大堆没有折起来乱糟糟的衣服里翻出了最后的半盒烟。
划着火柴,闻到了火药和薄荷味混合起来的气体。
四十四天来第三次。
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一架钢琴,一个没用的衣柜,空荡荡的。
夹着烟的手指不小心被落下来的烟灰烫到,发呆的闵玧其看到了打开了一半的衣柜。
里面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被胡乱塞进去的,衣服,耳机,玩偶,曲谱,还有些不知道是些什么,都是他送的。
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好像从来没有吵得那么凶过,就连闵玧其和田柾国一起去做的陶瓷杯都被狠狠地摔到了地上,面对田柾国的咄咄逼人,闵玧其也只是夹着烟,视线下垂,坐在沙发上。
“哥又不说话了,真的就那么烦我吗。”
闵玧其不敢看田柾国的眼睛,他害怕他眼中的情愫,害怕他的认真,害怕面对他眼中的自己。
胆小,懦弱,仗着些虚无的东西有持无恐。
直至到田柾国收拾好东西,头也不回地走了,闵玧其才回过神,家里空了一大半。
家里工作室本来放满了田柾国的设备,乐器,闵玧其的设备都在公司,家里就是田柾国的地盘。
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小孩不再是那个跟在自己后头,只会粘着自己的那个田柾国了。
田柾国跨出门口时,转过头,看见闵玧其手里的烟。
“哥真的是爱抽烟啊。”
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灰蒙蒙的,透过玻璃窗看到的是一只巨兽苟延残喘的吐息,想从嘴里吐出烟雾的颜色。
闵玧其开始习惯地去不摸烟盒,开始习惯空荡荡的房间。
但是房间里的薰衣草味怎么也散不去,是田柾国买回来的空气清新剂和干花的味道。
从躯体深处散发出来的味道,混合着烟草薄荷薰衣草的味道,让人不适地习惯。







突然接到了之前混地下时认识的一些朋友的电话,说是太久没见,想出来聚聚,出去喝酒。闵玧其想着手上的曲子也快完了,也没事干,家里没人也就答应下来了。
因为最后的修改错过了晚饭时间,也错过了约定的时间,闵玧其摸上手机就出门了,也没想带没带钥匙。
因为迟到了的闵玧其被起哄着一来就喝了一杯,被人问起为什么不带对象,闵玧其没多说什么,挑了挑眉,又喝了杯。

“抽烟吗?”
“不,戒了”

大家都在有的没的聊着些什么,闵玧其的话不多,时不时搭一下话,酒倒是喝了不少,来之前没有吃饭,几杯下肚,晕眩感就这么上来了。
旁边的朋友突然嚷嚷着要玩游戏,输了的人要接受惩罚。
闵玧其脑袋晕乎乎的,没拒绝,也就顺着他们意,也不知道是因为运气太背还是因为什么,几轮下来,输的都是他,闵玧其见推脱不了,只好认命得抽惩罚。
“到街上问人为什么要分手”
得,还要到街上。
“哎这个有点过分啊……”
朋友都知道闵玧其面子薄,瞄到门口放着套人偶服,就问店主能不能借来用一下,于是惩罚就变成“穿上人偶服到到街上问人为什么要分手”。
闵玧其看着那大大的熊本熊的头,呼,还好是熊本熊,挺喜欢的。

闵玧其站起来才知道,自己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哎你行不行啊”
“行行行”
好不容易套好了衣服,推开门站到街上,走过了对街,面对朋友们的那一堆手机镜头,闵玧其无奈,认命得看着路上的行人。
时间不早了,街上人不多,稀稀拉拉,都是一对一对地在有着。
要是过去的话会被打吧。
突然趴在玻璃上的那群人兴奋起来,闵玧其一头雾水地顺着他们示意的方向看过去。
田柾国,拿着杯以往不会喝的咖啡。
两个月没见,好像瘦了,黑眼圈也出来了,棱角更更明显了。
一直都是看他卫衣休闲装的打扮,突然看他穿大衣西服有些适应不了。
他一定很受女生欢迎吧。
他是有多累啊,以前再怎么样都不会有那么显眼的黑眼圈。
电话。
“喂玧其就那个啊!帅的!”
“不了吧……”
“你自己说行的啊!”
闵玧其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闷着气祈祷田柾国听不出来是自己。
“为什么要分手!”
闵玧其也不知道自己捏着嗓子田柾国有没有听出来,只知道旁边走过的那两个女生很明显是被吓到了。
田柾国也吓了一跳,盯着闵玧其看了一会,突然就笑出来了
“因为我不喜欢熊本熊”







闵玧其呆了,分手后两个月没见了,明明两个人的活动范围都是差不多的,怎么就碰不到呢。
他笑了啊,笑得可真好看。
他可真温柔,没有生气没有觉得莫名其妙。
想着想着鼻子就酸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根本就控制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闵玧其害怕田柾国知道是他,后退弯了弯腰,表示抱歉,想要赶紧逃开。
“你没事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到了闵玧其压抑着的咽呜声,田柾国走近了些,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眼里是闵玧其承受不起的温柔光芒。
闵玧其心想,我可真贱啊。







两个月。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短到能让田柾国为一个新项目每天就只睡五个小时,有时只有三个小时。
说实话也只是想要麻痹自己。
长到能让田柾国碰上了烟,特别钟情于薄荷味,柜子里除了咖啡还多了烟。
也不知道是像谁。
睁眼是灰白的天花板,空气里弥漫着薄荷和薰衣草的味道,若不是只有一个人的床,田柾国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好像能听到水龙头的声音。
田柾国很不清楚,很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到底是要他,还是他。
为什么离开,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去,不知道。






刚刚把报告交了上去,忙活了两个月终于有了个头。
初秋的夜晚有些风,悄悄地卷起一点点衣角,从衣缝线的位置渗进皮肤,钻进心脏。
上面批了三天的假,田柾国不知道是睡着过还是玩着过,就只是打算三天都不出门。
巨大的黑影挡住了去路,看到了个熟悉的头。
是他喜欢的熊本熊。
田柾国还记得第一次和闵玧其约会的时候,原本气氛有些尴尬,突然听到闵玧其惊呼了一声,手里就多了台手机。
“帮我和它拍个照!!”
田柾国不喜欢熊本熊,不是说不喜欢它的样子,只是闵玧其总是不否认对于熊本熊的喜爱。
大概是因为嫉妒?




“为什么要分手!”
噗,这是什么呀。
田柾国被哄了一嗓子,余光瞄到对面烤肉店的玻璃门上趴着一大群举着手机的人,大概猜到了多少。
虽然是说着不喜欢,但是脸上的笑容是毫不掩饰的温柔,是因为想到他了吗。
从那人身后吹来的风里闻到了淡淡的薄荷味,像极了记忆中的味道,隐隐约约听到了抽泣声。
田柾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那人想要离开,田柾国手一伸直接拉住了对方,手中的咖啡掉到了地上,刚刚的那两个女生已经离开了,纸杯和地面接触的声音在冷清的空气里特别突兀。
“你是谁?”







头上的头套被取了下来,闵玧其已经哭得有些抽气了,被厚厚布料闷出的汗把额前的发丝黏在了脸上,看到了真真切切的人,想了两个月的人。




见对方没有动作,田柾国走进了一步,把那头套取了下来。
啊,怎么哭得连眼睛鼻子都红了,一抽一抽的,明明我更委屈啊。






“你…你怎么那么…么混蛋啊……”
“为什…什么不回来啊…臭…臭小子……”
“你…你有吃饭吗怎…怎么瘦了那么多……你…你看看你…黑眼圈…难…难看死了……”





田柾国看着眼前的人,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嘴里断断续续说着骂人的话,鼻子一抽一抽,委屈巴巴的。
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哭,还哭得那么凶。

被撬起了一个小口,温热的液体猛的向外涌出。因为忍耐了太久,更本就没有办法停下。

田柾国慌了,只能用衣服袖子去擦闵玧其脸上的泪,可闵玧其不依他,一直在躲,明明站都站不稳了。田柾国怕他摔,一手把人圈在怀里,眼里满满的自责刺得闵玧其生疼,哭得更凶了。
“你这个…混蛋啊…流氓…我,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啊…呜…不许抱啊…走开啊……”
可是又是谁手里蜷着对方的大衣。
“我是你男人”
田柾国很清楚地闻到了自家哥哥身上的酒味,有些想笑。
发酒疯吗。




“……”
“……你们看到了吗”
“……嗯”
“……是闵玧其没错吧,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吧?啊?”
“……嗯”
“……散了散了”








好不容易帮闵玧其把玩偶服换下,出了店门,突然又蹲着不肯走了。
“怎么了?”
闵玧其面色潮红地抬起头瞪着田柾国,从田柾国的角度可以从闵玧其的领口看到他精致的锁骨,锁骨窝的位置沾上了些粉色,脖子上的吊坠牵引着田柾国的视线,再往下,就不得而知了。
阿西。
“背我,不然我就不走了。”
喝醉酒的猫都喜欢撒娇吗。






田柾国带闵玧其去了他家。
本来是想要送闵玧其回自己家的,结果走到一半,后背上的那个醉鬼闷着声,
“我没有带钥匙。”
好吧。


把人放到了沙发上,摸了摸对方的脸,见闵玧其一副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样子,田柾国找了套稍微小一点的衣服,想把人塞进卫生间。
“洗完澡先,洗完澡再水好不好?乖。”
闵玧其半推半就地摸进了卫生间,田柾国替他关上了门,等到里面传出水声,就到厨房给闵玧其煮醒酒茶了。
是不是洗得有点太久了?
田柾国敲了敲门,没人应,田柾国有些担心。
没锁门。
闵玧其身上的衣服还在,就这么坐在了花洒下面,一副要倒不倒的模样。本来就透的衬衫贴在了身上,穿了和没穿没多大区别,整个人红彤彤的,就连耳尖也染上了花色。
田柾国再没反应就不正常了。

闵玧其睁开了闭着的眼。
“田柾国,我们做吧。”
关上了花洒的开关。
“哥不要后悔,我可是个混蛋。”



他们没有做过,每一次都是田柾国放开的闵玧其,
“我不想浪费哥,我想让哥完完全全接受我。”
闵玧其怎么可能不想,但是他不说,就不说。



“不管怎么样,不管哥说什么,我这次不会再停下来了。”
田柾国的床比自己家的床要软,整个背部都陷入了柔软中,湿答答的衣服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全部褪下,被托着臀,闵玧其趴在田柾国的肩头上,承受着颈脖处细细密密的吻。
最熟悉的还是彼此,唇舌之间的情爱被感官无限放大,与往常不一样,所接触到的要高温许多,悉数吞进肚子里低吟,所有的温柔语句都被刻在瞳孔里,凶猛又轻柔。
闵玧其颤悠着解开了田柾国的衬衫,打开了腰间的皮带,收紧腮边的肌肉,吞下梦中人的东西,发软的坐在对方的胯上,精疲力尽。
田柾国看着闵玧其的发旋,指尖把玩着对方的耳坠,精神短片之间,闵玧其就坐在了胯间,翻身把人压下,手指挺进,潮湿温热的,细细体味每一处的褶皱。
换膛,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快感升上大脑皮层,碾压过某处,闵玧其的腰就塌下来了,田柾国抬起他的腰,用力地摁下,听到了想听到的惊呼声,加快的节奏,
欢迎来到乌托邦。
把闵玧其的腿缠到了腰上,捏着臀尖,青紫绯红从锁骨颈脖蔓延到大腿内侧,冷白皮似乎特别容易留下痕迹,这一点令田柾国很满意。
“不…不要了啊…停,停下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会停的。”
“而且哥完全不像是不想要的样子呢,感觉到了吗,哥很喜欢小国呢。”




闵玧其嗓子都喊哑了,下嘴唇快要被咬出血了,田柾国不让他咬,手指伸进闵玧其嘴里,撩动着猫舌,掰过对方的下巴,把自己的气息融入其中。想要他全身上下都是自己的味道。

草草地洗了个澡,忍不住又来了一次,闵玧其没发现自己的柔韧性原来那么好,被折腰了那么久。田柾国在闵玧其身体里扣扣挖挖,坏心眼地擦过小小的突起,引的趴在身上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果不其然,肩头上被留下来个牙印,背部的抓痕也不少,但是还是要比闵玧其要好的,浑身上下都是细密的吻痕。穿上衣服时,田柾国发现他的衣服对于闵玧其来说有些太大了,T恤下摆就能遮到大腿根,田柾国干脆就不让他穿裤子了。
互相啃了啃下巴,闵玧其所在了全世界里,田柾国抱住了全世界。




闵玧其早醒了,鼻尖是漂浮着的熟悉味道。
他似乎睡得很好,看脸的话,这根本就是个小孩啊,怎么可能回是昨晚的那副模样啊,啧啧。
眼前展开了星辰,温热留在了额头上。



“哥,早安。”
“早安,我的小国。”




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过去的两个月,知道闵玧其发现了田柾国藏起来的烟。
“什么时候的。”
“哥。”
“因为我吗?”
“没收,以后不许用亲我的嘴吸烟。”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用全世界来交换我也不换,我的全世界已经在了,换什么?







520快乐💕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