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不是玩笑』梗源自微博放评论

“说过要和你交往的事,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朴智旻家隔壁搬来了新住户。
刚发完酒疯的父亲才给了自己一巴掌,嘴角的甜腥气息还停留在舌上,突然的有人敲门。
本不想应的,突然听到了一声怯生生的,
“有,有人在家吗?”
小孩?



金泰亨小朋友被母亲大人以“要和邻居打好关系”的理由使唤去送年糕,才上初二的金泰亨上虽说是个大胆的主,但是听到隔壁传来的叫骂声,刚想要敲门的手顿在了铁门前。
过了好一会,里面归于平静,金泰亨经过了一番的心理斗争,还是决定敲门。
毕竟自家妈妈的唠叨不是一般的厉害。
“咔哒。”
以为会见到个不得了的人,金泰亨看到那挑染着黄色的头,还有些湿气的眼,魔怔了。






“你,你好!我,我是隔壁新,新搬来的,我妈妈叫我过来送年糕!!”
朴智旻看着眼前还穿着校服的少年,不知道因为什么红透了的脸,本来满肚子的烦躁一下没有了。
“啊,谢谢了。”
接过还有些余温的饭盒,朴智旻想要对他笑笑,谁知扯动了嘴角,露出了个不三不四的怪异表情。
“你没事吧?”
对上那湿漉漉的眼,朴智旻耳朵有些烫。
“你叫什么名字?”






第二次见到是在楼下的24小时便利店,朴智旻在算着打工的钱还有多少天才能发下来。
父亲自从母亲和别人跑了以后就没在管过自己,只有学还在上,平常的开支只有朴智旻去打工才有,不过好的是,父亲好几天才会回一次家,每次回家都是浑身酒气,一见朴智旻就打。
“你个小杂种,和那该死的婆娘一样,贱人!”
以至于每次朴智旻都觉得自己会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没能力。
“啊,智旻哥!”
哟,小孩去跑步了。
“嘿,泰亨,去跑步了?”
“嗯嗯,被妈妈说胖了。”
朴智旻差点就忍不住了,看着那鼓鼓的小脸蛋。
可你真的很像小面包啊,可爱的小面包。
金泰亨拿了瓶可乐,被朴智旻叫住了
“刚跑完步不要和可乐,对身体不好。”
看到小孩换了瓶水,朴智旻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金泰亨坐到了朴智旻旁边,看着外面的路灯,开始和朴智旻搭话。
学校啊,妈妈做的饭啊,放学路过宠物店看到的小狗啊,偷偷把自己草莓牛奶喝了的同桌啊。
朴智旻虽说还在上学,但是因为晚上打工的缘故,在学校基本上一下课就倒头睡,学校生活可以说是没有的,朋友也不多,除了那个像石头一样的同桌。
真好啊,小孩就该开开心心的。
聊到了学习,身旁的小孩忍不住就在抱怨了。
“为什么数学化学那么难啊,这不欺负人吗!”
朴智旻眼皮动了动,捏着酸奶的手松了松,
“你哥我这两科学得还不错。”
不出意料地听到了小孩的惊讶声,只不过后一句还真没想到。
“智旻哥能帮我补一补吗!下个星期就要考试了,我不想挂啊啊啊啊!”
朴智旻想了想打工那边一直的假一直都没用过,这段时间也不算太忙。
“什么时候?”
“可以吗?!那就明天吧,明天星期天。”





金泰亨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明明地点是定在自己家,一想到那人要进自己房间,脸上的温度就蹭蹭的上涨。
只是补习而已,又不是干嘛清醒一点金泰亨!!!





“第几次了,你眼睛那么大白长的吗?”
朴智旻实在是对金泰亨的粗心很头疼,明明是会的题,总因为粗心就错了。
小孩还是小孩啊。
金泰亨囧到不行,自己眼睛大也要被diss,委屈巴巴。
“这样吧,这张卷子,对七成以上,今晚炒年糕我的。”
“成交。”



吃得挺高兴的嘛。
金泰亨满嘴都是辣酱,脸颊鼓鼓的,看得朴智旻也有些饿了。
“智旻哥,啊。”
朴智旻摆了摆手,可金泰亨就要把筷子往朴智旻嘴里塞,拗不过,朴智旻只好咬住那小小一块的软腻。
“嘿好吃吧。”
朴智旻嚼着年糕,耳尖不着痕迹地红了。
这小子女生缘很不错吧。






他真的太瘦了,锁骨窝那么明显。
要多吃饭啊。






除了父亲回来的那几天,朴智旻空了就若有若无地去‘偶遇’金泰亨。金泰亨也奇怪,每次见到他都是开心得不得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彩票了。



“朴智旻你可真禽兽,人家才初中。”
闵玧其咬着棒棒糖的塑料棍,避开了朴智旻扔过来的课本。
“我怎么了,还没下口呢。”




“要和我交往吗?”

朴智旻好久没跳舞了,有些跟不上郑号锡了。
学习,打工,生活压得朴智旻透不过气,这时候他就会去跳舞。
小时候学过几年的现代舞,后来认识了郑号锡。郑号锡有个舞室,小有名气,几次都问过朴智旻要不要毕业以后来他的舞室,朴智旻都会摇头,说,以后再说。
我可是个累赘,只能独活。
小孩给他打了信息,问他在哪,放学了没事干,想找他。朴智旻动动手指,把郑号锡舞室地址发了过去,关上手机,再次踩上了节奏。




现在有着不一样了,除了跳舞还多了件上心的事。




金泰亨隔着玻璃看了朴智旻很久。
被打湿了的额角,一次次的跳跃,转身,伸展。
衬衫勾勒出被耶和华轻吻过的蝴蝶骨,忒耳西科瑞也望而不及的颈脖曲线。
懵懂巨兽尚不知眼前的甜美果实之下的是馥郁毒药。
看过来了。





“怎么不进来,来多久了?”
朴智旻擦着汗,从一旁小冰柜里拿出两瓶可乐,递了瓶给金泰亨。
金泰亨就只是盯着他,接过他手里的可乐。
“你说过运动完不要喝可乐,对身体不好。”
朴智旻挑了挑眉,手指撬开了小环。
“你是小孩。”
“朴智旻,你也不大。”
就这么喊了本名,朴智旻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突如其来的轻微疼痛带着着傍晚的热气,装着满天星尘的瞳孔在眼里无限放大。
反应过来时朴智旻反手就扣住了金泰亨的后脑勺,控制住了章法杂乱的啃咬。
进退得体,撩拨有度。
两人都有些喘气,朴智旻轻轻地笑了。
“要和我交往吗?小孩?”

可小孩跑了,可乐也不要了。






朴智旻有些气。
始作俑者躲了他一个星期。



自从上个星期之后,金泰亨一见朴智旻就跑。
一看见他就想起那软软腻腻的感觉。
我疯了嘛?
金泰亨你他妈就是个变态。



嘿,捉到了。
刚从小饭馆打完工出来的朴智旻瞄到了在街角转角处有个熟悉的影子,站在贩卖机前。
想都没想,死死抓住对方的背包,咬牙切齿地面带微笑
“好久不见啊泰亨,住你隔壁都碰不见你居然能在这碰见你,真巧。”




依旧是便利店,只不过这次先开口的是朴智旻。
“为什么躲我?不喜欢我吗?”
金泰亨猛地抬头,眼神紧张
“没有的事!只是……”
朴智旻凑近了金泰亨,从下往上地看着对方,眼里带笑,语气却认真地可怕。
“说过要和你交往的事,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食指触碰上细腻皮肤,指腹擦过柔软唇瓣。
“妈妈说小孩不可以早恋。”
气息杂糅,温热侵蚀。
“没事,我不是小孩。”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