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sweet ophelia』『KOOKGI』

冰美式,羊角包。
田柾国在心里默念了一遍那人每天必打卡的两样东西。
“先生请拿好你的小票,稍等片刻。”
今天下雨了,落地窗前的位置被占了,他皱了皱眉,抱着电脑走到了角落,扯下了口罩。
这是田柾国第一次完完全全的看到他的脸。
以往一直都是只看到侧脸,有时还会背对田柾国,只看得到一点点耳朵尖。
可能是因为天气有些冷,那人鼻头红红的,粉粉的指尖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电脑的光对于昏暗的角落似乎有着太亮了,他不太舒服地眯了眯眼。
哎,那么多耳坠吗。
耳洞富人田柾国如是想到。
三角眼下厚厚的青紫色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好几天没睡,脸有些肿,冷白皮对比起深色衫衣像是发光的白玉。
哪里有些不一样了。






快要截稿了,早知道不出去混了,头痛得要死。
闵玧其烦躁地敲下一行字又删掉,坐了十几分钟就只是开了个头。
还是题目给的。
闵玧其扯下口罩扭头看着淅淅沥沥的雨,现在时间还早,店里没什么人,就只有个学生模样的店员。
闵玧其住在两条巷子后的公寓,偶然发现了这里的咖啡厅,安安静静,东西也不错,不想在家里呆着就会过来这里写字。
闵玧其在给个艺术杂志写艺术赏析,两个星期一次,涉及得挺广,美术,摄影,音乐,偶尔写写文学,读者不少,人气挺高的。
可最近没什么感兴趣的。
为了躲避催稿的编辑,闵玧其换了个电话卡,一个联系人都没有。
哎随便写写好了,还要吃饭啊。






“先生你的冰美式,羊角包。”
“啊,谢谢。”
嗯?
这是他这一个月第一次除了点单外第一次和我说话诶。
过去一个月田柾国给闵玧其拿东西过来闵玧其也只是点点头。
“这是今天附送的甜点,新品。”
透明柔软的橘色果冻,里面还有一片小小的薄荷叶,小巧可爱。
闵玧其抬头看了看田柾国,说话的声音大了些,
“叫什么?”
“sweet ophelia”
田柾国有些紧张,第一次近距离地和他说话,他声音有些哑哑的,烟嗓,是让人心动的声音。
看到了电脑页面上的文档,动态视力很不错的田柾国看到了关键词。
SUGA
这不是自己一直在看的那个专栏的作者吗?
一秒变小粉丝的田柾国差点崩不住,脚下抹油地溜回了柜台摸起手机给死党金泰亨发了条kkt
“我靠啊我遇到我偶像了!!”
金泰亨正打着游戏被突然跳出来的消息吓了一跳,不小心被打爆了头。

“谁你偶像,我吗?”
田柾国摁掉屏幕,
没话聊。





闵玧其正看着一些摄影的作品。
哟,他更新了。
闵玧其一直都有关注一个摄影博主,对方的色调是闵玧其很喜欢的感觉。
他的照片总会把钢筋水泥和绿茂结合得很好,一直都没有在专栏里写他,大概,是因为私心?
不难看出,这个博主还是挺年轻的,偶尔会发一些日常,邻居的狗,家里的仙人掌。
我也想活得那么随性啊,该死的资本主义。
被翻过的手机屏幕亮了一遍又一次,闵玧其毫不知情。
是昨天晚上新加的人,闵玧其从接受好友请求后就知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
说是交朋友,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我想和你打炮’,若不是因为喝上头了,闵玧其理都不想理这人。
不过好歹人家也是替自己打车的人,算了,过几天再删吧。
“在哪?”
“出来吗?”
“要不我去找你。”
“不回我?忘了和你说,昨晚你手机的GPS没关。”
“五分钟后见。”
闵玧其咬下一口羊角包,心情不错。
可就是没看到手机屏幕。


田柾国偷瞄闵玧其快一个小时了,除了中间有人过来点单。
太白了吧,吃东西的时候脸鼓鼓的,打哈欠动作好小,太可爱了。
像邻居家不理自己的那只大白猫。
每次想要摸摸它,那只大白猫都会跑开,可当田柾国放弃摸它时候,它自己又会偷偷走过来,靠着田柾国。





累死了,要去买多两个熊本熊抱枕奖励一下自己。
这时才拿起手机的闵玧其看到消息,脸都黑了一半,匆忙地喝了口咖啡,
合上电脑,站起身想要走的时候。
“嘿,又见面了。”





换班了的田柾国自然没看见来找闵玧其的人,换上了便服的田柾国理了理头发。
被金泰亨折腾出来的发型还挺好看的,我露额头还是挺帅的嘛。
一出休息室就看到一个男人捏着闵玧其的手腕,闵玧其抱着电脑,一脸不耐烦,客人就只有他们,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大。
“不考虑一下吗?”
“你他妈放手,你就当我喝多了行不行?”
“就一次。”
同事转头小小声地对田柾国说
“哎柾国要不要去看看啊。”
一转头,人呢?






田柾国死死地盯着闵玧其被握住的手腕,小小细细的,被握住的地方周边皮肤泛起了红色的一片,摆明写在脸上的抗拒,田柾国火气就上来了。



“这位先生,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听到了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闵玧其视线转移到了那个穿着机车服的男生身上。
这不是那个眼睛大大的侍员吗。
“他过来找我,你现在是干嘛,没听见他不愿意吗?”
怕是田柾国的气压太低,男人握着闵玧其的力气小了些,闵玧其用力甩开了他的手,本能地躲到了田柾国身后。
“啊…你怎么不早说啊,误会误会,那下次见了。”






“下次?”
田柾国挑眉,不耐烦的意味任谁看都明显得不得了,男人只好脚步加快地离开了咖啡店。
“呼……”
听到了身后的人的声音,田柾国转过身,从上往下地看着闵玧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sweet ophelia的原因,嘴唇亮晶晶的,有些卷翘的黑发不乖地扯出几根发丝,小小只的。
抱住应该刚刚好。





“刚才谢谢了。”
闵玧其揉了揉太阳穴,这才认真的看到少年的脸。
少年笑笑,刘海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眼里的闪光像外面水坑反射出雨过天晴后的太阳,直直切进封闭的心室。
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愣神的缺间,闵玧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没事,您也常来店里,举手之劳而已。”





放屁,田柾国你就只是人家迷弟而已。
“多亏你了。”
啊啊啊啊偶像夸我了! !
“方便留个电话吗,就当以后点单插队好了。”
好好好好好好您说的是这就给您。





田柾国极其满意地坐在电脑前,想着要不要修多几张图,上次的图还剩一点,发完就没了。
嗯?
有人过来要图的授权,说要写专栏,他说他叫SUGA。
我去买个彩票。




闵玧其因为要对稿子做最后的修改,在家窝了两天。
July说最近要出门一趟找素材,应该可以和这次闵玧其写的串起来,这样的话闵玧其就能写两期了,有结果就会联系他。
有点小开心。
几天没去那了,不知道羊角包还有没有,打个电话问问好了。



“喂,柾国吗,羊角包还有吗,我过一会过去,啊,加杯美式,还有sweet ophelia。”
“好的,对了哥。”
“嗯?”
“July想邀请SUGA和他一起去拍照,不知道他赏不赏脸?”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