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KOOKGI】「蝉翼 C3」


因为工作的原因,避免不了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应酬,红的白的,酒精下肚,人也会变得迟钝。时间一久,本来就不多敏锐的情感变得更为难以表达,缺乏经验,算不上是木讷,正好借机会去学习下,但目前来说,作用不大。
第一次见他时喝了酒,在等红灯的时候见到的他,这次也差不多,只不过坐的计程车,今天司机有事,看他的样子也在截车,这个时候截车可不容易,更何况是在这种转角,就做一回好人吧。
并没有其他的意图,就是遵循内心想法而已。
不是骗人。


既然你问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拉面我还是吃的。


这电影好无聊,一男一女有什么意思。
想摸一摸他的耳垂,看起来软软的,脚踝也好细,怎么会有人那么白。
不管了,就当我发酒疯吧。



不能说是无赖,这是田柾国一直没有遇到过的状况,当事人也有些惊讶,面对一个只停留在一张纸上的人,虽然过后深入了解了一下,但和感觉中的不一样。
像是一只有着厚重外壳的胆小野兽努力的展示自己的外壳,好人别人认为,它本来就长这样。
这样想是不是有些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从第一次的时候田柾国就觉得很奇怪,从对方身上传来明显的疏离感,肢体语言所表达出的信息让人觉得并不是过半个小时就要紧密接触的人,抱住他的时候的颤抖除开面对情事的不禁,还带上了些许,害怕?
田柾国对于这种情绪还是比较敏感的,毕竟是少年时代的常伴情绪。
同类相吸?不应该是相斥吗,有些好笑。
或许是私人空间被入侵的原因,他想,从对方身上传来的不安味道比起上次浓了些。看不出来,雾一样的粘在闵玧其身上。田柾国看不清,想要靠近一些,想要看清楚,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手握住对方下巴了。

酒精害人啊。






没睡多久,半夜爬起来坐着聊天看到墙壁上的电子钟跳到了三点,才把互相道了晚安,但是手里握着温度稍低的细细手腕让田柾国睡得出奇的好,以至于后来是怎么把人搂进怀里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因为约好了不论是谁醒过来都不要打扰到对方,田柾国脸也没游有洗,穿好衣服,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的确是把所有东西都拿好了,只不过田柾国大衣口袋有些大,再加上厚厚的地毯,错位被顶出了的名片夹就掉在了玄关,没有发出声响地落在地毯上。
闵玧其醒过来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肚子空荡荡的,胃有要造反的迹象,刷了牙,勉勉强强地吃了两口昨天买的便当。看到了厨房里的泡面杯,从喉咙深除升起些渴求烟雾的感觉,并不是不安,只是那句“我很喜欢你的薄荷味。”
我的,薄荷味吗。
那可是烟的味道啊。





视野中白色地毯上出现了个黑色方方正正的东西,躺在玄关那里。捡起一看,名片夹。闵玧其自己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的。
哒。
田柾国,还有号码啊。想了想下午没什么事,看了看手里小小卡片上的地址,咬了口已经冷掉的煎蛋,懒得再去厨房把它放进去微波炉转两圈,闵玧其想了想事情利弊,发现没有可以用来作参考的,只能遵循自己意愿了。
反正也没事,去一下呗。
也是磨了一下才出的门,毕竟还是要想一想要怎么说。闵玧其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看着随着车的走动而不停往后移路人的脸,建筑,路边的绿植,闵玧其有些担心。
也不是什么亲近的关系,除了某些时候,倒不如说是些不怎么光彩的关系,要是被赶出来了,可是没办法回去了啊。
闵玧其摸了摸只有几个硬币的口袋,本该放在里面的钱包大概是被放在了床头。
也就,干这么一回吧。






被玻璃反射了的太阳光一股脑地倒在了马路上,路过放着精致马卡龙的咖啡厅,被里面飘出的低温空气撩到没有布料覆盖着的单薄脚踝,宽大的淡蓝色衬衫要有被汗浸湿的迹象,闵玧其抢在拎着好几杯咖啡的白领关上看起来十分笨重的玻璃大门前冷气十足的空厅。
闵玧其看着墙上好几个时区的时钟发起了呆,被一旁香气过分的前台小姐问需不需要喝茶。
“不,不用了,我想找个人,田柾国在吗?”
前台小姐像是没有听到闵玧其的话,在他面前放了杯淡绿色的透明液体,用着像是被镶在了脸上的微笑对着闵玧其摇了摇头。
“田总监要是要出去一趟,几分钟后就要走了,您现在找他怕是会打扰到他。”
行,浪费了我的硬币了。
抿了一口有些烫人的茶,闵玧其扯了扯有些皱了的衬衫下摆,刚站起身,就看见几个小时前才见到的人,身旁跟着几个同样穿着一身黑的人,闵玧其定眼看了看,突然想起要赶快拉开。
要是被看到了就很尴尬了。
想要偷偷摸摸地从旁边溜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明明还有好一段距离的,闵玧其就听见了不太想听见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这下也避不开了,闵玧其只好装作没事地样子转身拿出一直被拿在手里的名片夹,盯着高出自己一截的男人身边的空气,装作看不见旁边站着的人的视线。
“你的名片夹掉了。”
田柾国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没有出现预想中的各种反应,点了点头,接过闵玧其手里的名片夹。
闵玧其刚有想要跑路的想法,突然听见田柾国对站在后面的前台小姐说把自己带上去。
“等我一下,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这双眼睛的说服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刚进电梯,另一个香得过分的前台小姐就问闵玧其想喝咖啡还是茶,明明才上二楼。
“田总监还是第一次带人上办公室,平时都是在休息室的。”
嘿,猜对了,女人的八卦。
“您一定是田总监的男朋友吧,平常也没见过他会问别人好吗,你们的感情真好。”
不是,我有说过什么吗。
通过前台小姐的友情提示,闵玧其知道了一些重要但又不那么重点的事。
比方说,田柾国真的是富家公子。
比如说,田柾国出柜了,所有人都知道。
闵玧其被安顿好在田柾国的办公室后,十分无聊地翻起了架子上的影碟,发现没什么好看的,干脆就靠在沙发上,消化着刚刚发生的超出想象以外的一切。







田柾国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怎么会在这呢。
就在几个小时前,才偷偷碰过的人,怎么就来了呢。
旁边在读报表的突然发现自己上司走路好像快了不止一点,正纳闷着,就听见了那句“好吗”。
当然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正震惊着闵玧其是何方神圣,闵玧其就这么被人用目光洗礼了一遍。田柾国也发现了,想着要把人带到休息室,再想了想,还是打消了念头。
要是被人找到了这么办,还是办公室安全一点,毕竟不是谁都敢进。



闵玧其也不知道是什么睡着的,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都开始冒月亮了,身上多了张毯子,是喜欢的羊毛毯,带着些木香,沙发后面有些亮光,投在了头顶的白色天花,键盘的敲击声不大,听了刚睡醒就又有些困了,但是也不好再睡了。
爬起来的时候免不了因为布料摩擦而发出些声响,键盘敲击的声音停了,取而代之的是皮鞋走在瓷砖上的声音。
“醒了?”
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闵玧其觉得田柾国的眼睛湿湿的,像晚上在海里的星星倒影,说话的声音也像在水里泡过,软软的,干净的。







突然被掰过肩头,闵玧其忘记了呼吸,只能对上那双带着疑惑不安的眼,但是又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我为什么害怕?那么明显吗。
僵持了几十秒,田柾国像是败下阵来,把手覆在了闵玧其眼上,带着整理过的情绪吐出混着薄荷漱口水味道的气息。
“晚安,睡吧。”


田柾国,你是谁啊。
你对我做了什么。

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半个小时,不知道过了多久,闵玧其也不管对方有没有睡,一点一点地把那些最深处的,最隐秘的,最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
他的话被藏在了夜里,被收在了路灯射进窗户的一小块光斑里,被田柾国吞进了翻滚着的血液里。

“我们,不管是谁,醒了的话,都不要吵醒对方吧。”
“好。”

蹭在颈窝处的发丝挠得皮肤痒痒的,田柾国看到闵玧其的眼睛亮晶晶的,借着外面路灯的丁点光线,冷白皮上的红色花瓣从锁骨窝向下蔓延,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些满意。
就算是如此寂静的对话,也被埋在了空气中的旋转气流中,搅成了一壶粘稠的酒。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