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KOOKGI〉[实话实说 上]

Blow a kiss ,fire a gun.






还有一个月



田柾国咬着牙刷站在脏兮兮的洗漱台前揉着他刚染的红毛,廉价薄荷的味道虽然不怎么好闻,但最起码能让人打起丁点精神,一愣神就滴到白色旧T上的泡沫显得有些发黄的衣服更为不堪。
田柾国用手胡乱地在上面蹭了蹭,懵懵懂懂地把口里的泡沫漱干净,反手把T恤脱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走到床头把黑色卫衣套在了身上,摸着冒了个头的淡淡胡渣,看着床头墙壁上一张一张的便利贴,目光锁在只写了一串数字的纸条上。
“930309”








“哟!柾国来了呀!”
“早啊南俊哥。”
田柾国笑着接下了有着深深酒窝男人扔过来的牛仔工装衣,把背包扔进了储物柜,脱下上衣想要把衣服换上的时候突然虚虚掩着的铁门被人用力一脚踹开,铁门撞在水泥墙壁上,发出破坏心情的沉闷巨响。
“喂,我的车呢?”
田柾国把衣服往身上套的动作一顿,以为是哪个来找麻烦的,刚想骂脏,一转身,那声操就这么被吞进腹中。
看着像是没睡醒的倒三角眼给白得发光的脸蒙上了层不耐烦,一头的绿毛要是套在别人头上就真的是非主流了,可在闵玧其身上就好像个凶不拉几的街头混混。
对的还是有点非主流。
“SUGA哥你昨天才送过来的车怎么可能这么早就修好,而且现在才早上吧。”
“我赶时间,你们最好给我中午前弄好。”
田柾国默不作声地把衣服穿好,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不过那头红发实在是显眼了点,闵玧其想不看见都难。
“新来的?”
闵玧其向着田柾国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打量的眼光就连田柾国耳朵上的耳洞都不放过,目光划过块状分明的腹肌时嘴角扯了扯,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金南俊走到田柾国身旁,拍了拍他的肩,也没在意手上的机油,田柾国看了看金南俊,不动声色地后退了点。
“来两个星期了,上的都是夜班,哥你晚上都不出现,自然碰不见他。”
闵玧其点了点头,揉了揉看起来就没梳的头毛,机车外套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袖子盖住了左手手背,他朝着金南俊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
“行了,我下午再过来吧,我先回去睡会。”
待到闵玧其离开后,田柾国盯着闵玧其刚刚站着的位置,摸了摸自己的耳钉,有些好奇地问金南俊闵玧其是谁。
“啊,他叫SUGA,别看他的样子挺凶,平常挺照顾我的。”
“怎么一副小混混的样子……”
突然金南俊有些紧张地摸了摸鼻头,压低声音凑到田柾国耳边,。
“他不是小混混,他可比小混混高出几等,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什么组织里的人,感觉是些什么厉害人物。”
“没有真名吗?”
“哎呀我也不太清楚……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金南俊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把田柾国想知道的大概说出来了,田柾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点了点头,拿好手套到旁边拼零件了。
下午的时候闵玧其来了趟,不过没直接和田柾国碰上,田柾国在仓库里,投过不太清楚的玻璃窗看到的闵玧其,那头薄荷绿显眼得很,田柾国摸到门边,虽然听不太清,但是还是听到了闵玧其说的“要到后街那边”“人挺多的”。
金南俊大概可以排除了,谁会在大街上聊这些,不过那个SUGA问题很大。


后街其实就是后面旧街区,因为地方小就直接叫后街了,那里的不安分子不是一般的多,在警校田柾国就从教官嘴里听说过,要到真正接触了,田柾国还是有些紧张。
为了配合角色染的头发这就派上用场了。
田柾国扯了扯身上的风衣,含着根棒棒糖就走进了顶着最大霓虹灯的酒吧里。
一进到里面就被涌出来的烟味和酒味冲得要往回走,田柾国皱了皱眉,忍着不适继续往更里面走,身边经过不少穿着低胸吊带的女生,田柾国除了感叹那些高跟鞋就没有想法了,过滤式地找着想找的人。
逛了一圈,以为是找不到了,刚转身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玻璃瓶碎裂的声音,灯红酒绿中一闪而过几个小时前隔着玻璃窗看见的薄荷绿,看起来像是在跑。
好家伙,原来是有个暗间在墙后面。
田柾国紧跟着闵玧其跑到了门口,可一出去就见不到人影了,正是出来玩的时间,人流有些大,田柾国被推着走到了条巷子附近,突然手臂被用力一拉,后背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撞得田柾国因为刚刚那些混浊气味而有些晕的头清明起来。
“你怎么在这,想死吗?”
闵玧其阴沉着脸,嘴角有些红,破了皮,压低着声音问田柾国。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半个拳头那么大,闵玧其红红的眼角看的田柾国呼吸一滞,棒棒糖的塑料棍都快戳到闵玧其了,都不知道要后退。
“啊,没,我好奇走过来看看。”
突然巷子口的脚步声让闵玧其绷紧了身体,一把扯过田柾国,半个人躲在了田柾国怀里,脸放在了田柾国的肩下一点点的位置,给人一种在接吻的感觉。
“你去那边看看!”
不知道是谁站在巷口大喊,闵玧其死死扣住田柾国的头,用气音在田柾国耳边说“别动,就一小会。”
田柾国反应过来,僵着身体三秒,然后就听到人群的脚步声越来越大,手鬼使神差地扣住闵玧其的腰,把糖吐到地上,脸往边上移了移,咬住了闵玧其还红着的嘴角。
闵玧其被压在墙上,从外面看根本就不知道田柾国怀里的是谁,耳朵里只有因为唇舌交缠而发出的水声,大脑现场当机。
田柾国把舌头伸进闵玧其嘴里搜刮了个遍,亲得闵玧其腿有些软了,手堪堪抓着田柾国的手臂,不知道那群人走了没有,闵玧其想避开看看,都被田柾国掐着下巴拧回头来。
“够了吧……哈……”
闵玧其好不容易挣脱开田柾国,本就刺刺发疼的嘴角变得像火烧一样,想要骂人,可一碰上田柾国的视线就说不出话了。
他是想吃了我还是干嘛。






嘴里的薄荷味道变得没有用处了,田柾国满脑子都是闵玧其被迫抬起下巴的样子,一想到他就喉咙发紧,田柾国猛灌一口水,差点没喝下去,斑驳镜子里的黑眼圈可不是假的,从胸腔里呼出一口带着懊恼情绪的气。田柾国拿起外套就往金南俊那去了。
金南俊一见到田柾国本来想着打招呼的手被田柾国眼下的青紫色吓得悬在了空中,“柾国你黑眼圈怎么回事?”田柾国总不能说是因为强吻了认识才不到半天的人而睡不着吧“没什么,昨晚睡得不太好。”
这该怎么办啊,还要调查的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天。
田柾国今天也拿着扳手在捶地了呢。

“SUGA哥说早上过来拿点东西的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还不见人呢?”
金南俊靠在门边休息,手头上的活都做的差不多了,就只剩下收尾,田柾国自告奋勇地接下了,可金南俊不懂的是,为什么要躲到角落去弄。
唉不懂现在的小年轻。
下午了闵玧其还没有出现,金南俊就让田柾国先下班了,打算回头给闵玧其打个电话。
“怎么打不通呢……”
田柾国耳朵灵得很,拧好最后一个螺丝,擦了擦手,和金南俊打了个招呼,那些背包就走了。
行吧,去看看。



依旧是吵得头盖骨都要碎的音乐声,田柾国淹没在人群中浮浮沉沉,目光所到之处都被细细排查了个遍,却都一无所获,想了想,田柾国转到了吧台前坐下,回忆着闵玧其前一天晚上跑出来的位置。
有人守着,估计进不去。
不知道坐了多久,啤酒瓶见底了,情况和田柾国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田柾国有些乏了,实在是无聊,只剩下职业素养能让他坐在凳子上,舞池中心的人都换一波了。
在等多一会,等不到就走了。
啤酒瓶身上的冰冷水珠蹭在木制吧台上,因涌动人群而燥热起来的空气卷走一点一点的水滴,红色灯光打在扭动着的躯体上,田柾国又看见了昨晚那双红红的眼。
同样伴随着啤酒瓶碎裂的声音。
人们似乎习以为常,并没有人因此就转过头去,田柾国有些坐不住了,可人太多了,闵玧其的眼睛也是透过人群缝隙田柾国才看到,田柾国咬咬牙,一头扎进了人浪中。
脸上挂着迷醉的笑容,脚步飘忽,还不忘往身上倒了些啤酒,若不是眼睛还是清明的,田柾国的醉鬼模样几乎能以假乱真。
和闵玧其就离了两个人的距离,看起来像是在谈判,喝了还不少啊。
“该不会连这个价都拿不出吧?”
“你狮子开大口也要看人啊。”闵玧其被灌得脸都红了,可语气还是那么硬。
“那你昨天打了我的人,这账怎么算?”
田柾国也是佩服他,一眼望去似乎就只有闵玧其是一个人,没猜错的话,那些人身上还有枪。
“不回答是吧,那就把你自己留下吧。”
“先生可要考虑清楚,我这小命倒是不值钱,可我头上那位,不好惹啊。”
“你!”
看着被自己气成猪肝色的肥脸,闵玧其满足地抬了抬嘴角,用余光瞄着能让自己冲出去的人群突破点,突然在某个角落出现的红毛吸引了有些散涣的注意力,音乐换了个鼓点,那人一转身,冷不丁地对上视线,闵玧其不知怎么地被吓醒了些。
他怎么还在这。
坐在对面的那个胖子留意到闵玧其有些神游,操起手边的酒瓶就砸过去。
“那你就留在这吧!”
被酒精麻痹了的神经让闵玧其有些吃力,好不容易避开擦脸而过的酒瓶,一堆的黑衣人就涌向自己的角落,闵玧其只能用力地咬了咬舌尖迫使自己清醒。
手臂上传来一股力,闵玧其因惯性而向前扑,跌进了个陌生的怀抱,头一抬看见的是刚刚盯着自己看的小鬼。
背部传来的顿痛几乎让闵玧其晕过去,不知道是谁扔过来的冰桶直接砸上了闵玧其的脊梁骨,得,不用看肯定紫了。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火,田柾国扯着闵玧其操起凳子就想过去砸人,闵玧其撑着失去意识最后之前从牙缝里憋出只剩下气音的几句话。
“别,我们走。”
“不要和他们打。”
陷入黑暗。






“嗯,好的,我会的,谢谢哥。”
闵玧其晕晕乎乎地从床上坐起来,眼睛还看不清东西,只听到床尾有人在说话,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后背火辣辣的,感觉贴了点东西,淡淡的药膏味起了点醒神的作用,迷迷糊糊地看见只穿了件背心的田柾国站在床边,似乎没有留意到闵玧其的动作。
“喂,小鬼。”
红色头毛抖了下,一副被吓到的模样,手臂肌肉随着动作移动,和脸形成的反差有些大。
“你怎么没声音啊……醒了?”
“不然你觉得谁和你说话。”
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穿了件带着陌生味道的T恤,大了好几个号,是少年特有的皂香。
田柾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拿起水杯给闵玧其倒了杯水,递到闵玧其跟前,闵玧其也不接,水杯转了个方向,被放在了床头柜。
“呃……头还疼吗?”
闵玧其眼里黑色潮水涌动,看不出情绪,田柾国这才认真的看到闵玧其长什么样。
还挺好看的。
“喂。”
闵玧其在被子里的手窸窸窣窣得在动,像是在拿着什么东西。
“你是怎么回事,田警官?”
深蓝色皮革的小本被人摔在地上,田柾国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藏在外套隔层的警员证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拿走了,大概是昨天晚上混乱的时候被摸出来了。
田柾国弯腰捡起地上的方形小本,被人戳破的冰冷感才从舌尖蔓延到大脑,顶着对方如刺的目光把警员证塞进身后的柜子里,拿出通体黑色的手枪,上面有个小小的消音器,转过身,向前一步,黑黝黝的枪口抵上闵玧其空着的洁白额头,手指扣紧扳机,与对方冰冷语气相反的,脸上是温柔真切的笑容。
“就是这么回事,SUGA。”
“碰我的东西,你不怕被我灭口啊?”







tbc.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