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风与你]〈VMIN〉

夏天来了,在突然变黑的天空和突然刮起的风后。




朴智旻和金泰亨等来了又一个暑假,这个假期特别的长,他们把囤起来的漫画游戏全都看了玩了个遍,冰箱里的雪糕冰棍也换了一轮,也就才过了几个星期。

正是活力满满的年纪,两人自然是闲不下来,在某个刚睡醒的午后,朴智旻不轻不重地在金泰亨锁骨处啃了下,金泰亨提起眼皮,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闷闷的气音,大手放在了朴智旻的眼上,手臂收紧,朴智旻用小腿蹭着金泰亨长长的睡裤,刚睡醒声音有些哑。

“泰亨啊,我们去海边吧。”

“我们去看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一起太久了,朴智旻也沾上了金泰亨的二次元和孩子气,在说完去看海后,朴智旻硬是把金泰亨和自己的行李马上收拾好了,把金泰亨从床上赶去洗手间洗脸,打开手机马上订好了车票。

“泰亨啊旅店是靠海好一点还是离海鲜市场近好一点啊。”

金泰亨刚洗完脸从洗手间走出来,单眯着眼,下巴还挂着水珠,打了个哈欠,从后面抱住了朴智旻,蹭得朴智旻肩膀上衣服深深浅浅的。

“当然是靠海好一点。”

“海鲜的话我下海给你抓。”

跟自家男朋友比起来,思维还是跟不上啊。

在家的时候还是很精神地跑来跑去地收拾东西,一到车上就极速放电,反倒是金泰亨打开手机有些兴奋地看着网上的旅游手记。

朴智旻靠在金泰亨的肩上,车内空调温度有些低,金泰亨的手从腿上伸到朴智旻空着的手上,手指轻轻轻穿过朴智旻并未合拢的五指,再紧紧地,密不透风地捉紧了那要小上一号的手,并不属于自己的温度从身边人的掌心传来,像是做出回应版,朴智旻靠在金泰亨肩上的头更往对方颈窝处埋,同样的沐浴露味道渗进鼻息,穿过胸膛再呼出带着满足的甜腻气息。

不管去哪里,你在就是最好的。



——

刚下过雨,天台湿乎乎的,下雨时没刮风,有庇荫的地方没怎么湿,一个下午都是自习,做了一个上午的卷子,朴智旻脑袋快炸了,头疼得不行,给同桌打了个信号就逃到了天台吹风透一透气。
坚硬的水泥墙被带着水汽的风吹得冰冰凉凉的,磕得头有点疼,整个学校就只剩下他们几百号人,空荡荡的,可气压低得可怕,每个人都闷着头,像机械一样运作,累是累的,可都不吭声。

对于未来,朴智旻没什么想法,没什么远大计划,更多的是走一步算一步,父母的话,老师的话,朴智旻都遵守了百分之九十九,认真读书就是所有了。
金泰亨是剩下的百分之一。

从小就认识的关系,朴智旻的小脾气似乎只在金泰亨面前出现过,就算是父母也都有三分保留。

在确定关系以前,他们一直以比朋友更高一级的soulmate自居,可人的表面意识可比潜在意识迟钝多了,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扭曲长大的“友情”变成了定时炸弹般的陌生情愫,最明显的还是占有欲,那个会去质问自己朋友为什么不和朴智旻说话的金泰亨反倒不想再让朴智旻变得更受欢迎,只想让他在自己面前发光发热。
像是理所当然。

朴智旻的就简单得多了。

“我只有泰亨一个。”

这就成了朴智旻拟定计划的理由,理所当然的和金泰亨在一起,但是现实中的不定因素太多,时间越久,不安感就越强。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朴智旻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视野的方向变了,原本身边都是没有热度的非生命体,从睫毛上方落下着带着与自己温度一样的细微呼吸,手被人轻轻握住,稍微用力就能挣脱,后脑勺下垫着不属于自己的校服外套。
金泰亨的动作与朴智旻睡着前一样,朴智旻不知道金泰亨是不是醒着的,他也不动,就这么看着金泰亨的下颚骨,和蓝得透明的天。

和记忆中的重叠起来,在彼此眼里似乎变了许多,但又察觉不到,落了灰的自行车被放在杂物间的最里面,没什么用处,但是没有舍弃的理由,反倒因为时间留下的吻痕和天生而来的依赖感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朴智旻的身子转了个方向,把后颈挨在金泰亨的小腹上,把手抽出来,改为与金泰亨十指相扣,空气从指缝间流过,形成一个细小到无法察觉的漩涡,心脏的温度传到手心也被卷进了漩涡。
少年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安心又蠢蠢欲动。
夏天要到了了啊。

“智旻啊。”

“嗯。”

“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好。”

﹊﹉

在远离喧嚣街市的某个小巷的转角处,被落下的温柔亲吻和缠蜷拥抱,用力地留下只有对方才知道的痕迹,心中窃喜,恋人之间的小秘密总是那么多,那么滚烫,那么沉。
带着大海的咸腥味道闯入鼻尖,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很是累人,踩到坚实土地时脚心发虚几乎让朴智旻站不稳,金泰亨也好不了去哪,手还是捞住了朴智旻的肩。
“金泰亨你可别摔了啊我可拉不住你。”
“朴智旻你别挨着我啊站不稳就直说。”
旁边卖土特产的大叔十分不解。
金泰亨瞄到了一串又一串的贝壳项链挂在旁边卖土特产的大叔的脖子上,登登地跑过去火速买了串最大的给朴智旻。
“哇大海的女儿啊大海的女儿。”
男朋友经常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怎么办。
“金泰亨,我是男人,不戴这……”
“那行,你是season,大海的儿子。”
“……”

旅店虽说是离人群中心近的地方,到海边也不远,走一小段路就可以了,老板娘很贴心地告诉朴智旻和金泰亨晚上的烟火很漂亮,让他俩去看看。
“两个帅小伙可是会吸引许多女生的注意哦。”
朴智旻笑了笑,道过谢后拉着金泰亨就上了房间,本来是想要个双人间的,两张床那种,在金泰亨的各种理由下朴智旻只好换成了一张大床,可在他们推开门的时候,朴智旻觉得这床和单人床就差了个枕头,就大了那么一点。
金泰亨把衣服换成了长袖的衬衫,白花花的晃的朴智旻头晕,虽然说外面温度不高,朴智旻还是担心金泰亨会被闷出毛病,想让他把衣服换了。
“泰亨你就不能换件短袖吗,闷坏了怎么办。”伸手就要去解金泰亨的扣子,金泰亨微微侧身,顺势扣住朴智旻的手腕,装作一副吓到的样子,可动作却越靠越近。
“智旻你干嘛你要白日宣淫吗。”
“……金泰亨你闭嘴,不换就算了,还有,放手。”
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在朴智旻看旅游手册的时候金泰亨不知道什么去买了个椰子,朴智旻想抢过来,无奈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金泰亨只好单手脱着椰子伸到朴智旻面前。
“这椰子也太大了吧,欺负人啊。”
朴智旻张嘴咬住吸管,吞下清爽味道的椰汁,冰冰凉凉的,嘴里说着抱怨的话眼睛却满足地眯了起来,唇上留下点点痕迹,金泰亨也想喝了。
还没反应过来,恋人就凑过来讨了个带着撒娇意味的吻,不管街上的人,金泰亨在朴智旻的领地游荡一圈,离开时讨好地在柔软上盖了个章,朴智旻也有些脸红。
“哎,真甜。”
“没害没臊。”
夏天的味道啊。


 ̄ ̄ ̄

不安情绪被人安抚下来,只用一句“永远在一起”,朴智旻顿时觉得之前自己的所有担心都是多余的,原来不只是自己,下辈子就已经交代好了。
更喜欢他了。

 ̄ ̄ ̄

烟火很漂亮,和老板娘说的一样,脖子上的红色小石在七彩烟火下闪闪发光,仿佛把天上的星星都吸走了。人们的惊呼声随着焰火的出现消失起起伏伏,朴智旻也不例外,嘴就没合上过,花火变大的时候还好拼命拍金泰亨,金泰亨不知道干嘛,在承受朴智旻几轮攻击后,伸手把朴智旻搂住,紧紧地,朴智旻能动的就只剩下在外面的手臂。
“你拍的我好疼,别拍了。”
反应那么激动干嘛,不知道自己可爱过头了吗。
等待时间有些久了,人们才知道已经放完了,人群开始移动,金泰亨也想离开到其它地方逛逛,就放开了朴智旻,像海滩上的情侣那样,十指相扣。
“泰亨啊。”
“嗯。”
“我怎么感觉夏天快结束了啊。”

“没有,不会结束的。”

 ̄ ̄ ̄

落下的亲吻带着大海特有的潮湿味道,空气中轰鸣着海浪的回响,大概是因为是陌生的环境吧,又或者是烟火留下的后遗症,金泰亨显得小心翼翼,每一个角落都照顾到了,朴智旻只剩下喘气的份,刚刚踏入成年的界线,拘束被抛在脑后,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那么容易的让人失去理智。
“智旻,智旻。”
“你好甜啊。”
恋人身上像是装了可以吸引自己的磁铁,又像是让人上瘾的毒药,落下了瘾根,要把他融进血肉里才会得到安慰。
落在后背上的拳头软绵绵的,更挑起了金泰亨的坏心眼,朴智旻骂人的话也变得毫无威慑力。
“智旻要乖哦。”
“不能逃哦。”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 ̄ ̄ ̄

我们理所当然地要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吧。”
希望大海能听见我的话。

我希望,我的豆蔻年华是你,我的金色年华也是你,我的一生都是你。





0902快乐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