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蝉翼 C6〉[KOOKGI]

哪怕是假象,可以让我再这停留多一会吗,如果不是假象,我粉身碎骨也愿意。


田柾国睡得很沉,平常会被经过的车辆碾压地面的声音吵醒,这次连闵玧其起床洗了个澡都没有醒,一夜无梦,身旁多了一个热源使睡意迟迟不散,等到田柾国醒过来,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

动了动因为长时间睡眠而有些僵硬的肩膀,一睁眼就看到那个昨晚被情欲逼得满脸通红的人,看样子像是醒过来一次了,穿衣服了,是又睡下了么。
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明显超出平时早该到达办公室的时间,田柾国依旧不想离开,旁边睡下的人呼吸平稳,应该是睡觉的小习惯,嘴留了条缝,凑近点能闻到浴室里沐浴露的味道,和自己的一样,虽然只是酒店的沐浴露。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摘的耳钉,排列上去的耳洞并不让人觉得反骨,耳垂不大,怪可爱的,可他好像不怎么喜欢被人夸他可爱。
田柾国侧了侧身,从被窝里摸到了闵玧其的手,轻轻地从对方的指缝之间穿过去,手比想象中的要大,和自己的差不多大,温度比自己的要低上一些,微微用力,让掌心之间的距离减少到近乎于无,田柾国希望自己的体温能传过去一些,能留多一点是一点,自己的温度,能传过去一点,是一点。
被子动了动,略微有些哑的声线渗进空气传到耳膜。
“你在干嘛?”闵玧其眯着眼,眉间皱起,似乎是不太喜欢田柾国的动作,田柾国趁着人还没醒做的小动作被一一戳破,只好松了手,表情就不是那样了,失望表露于形,实诚得很。
闵玧其转了个方向,把手臂从被子里抽出,伸了个懒腰,田柾国手里没了东西,因为闵玧其的动作,本只有两个人的被窝流进了外界的风丝,空荡荡的。
闵玧其好像还不太愿意起床,突然想起今天还是工作日,转过头,“你不用上班吗?”
田柾国更不开心了,折腾了一个晚上的头发贴在枕头上,“不去了,旷工。”
闵玧其眨了眨眼“你还困吗?”
“我...”
田柾国被压过来的暖意摁住胸膛,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空气被挤走,白得发亮的手臂环住田柾国,下巴还有脖子被闵玧其的头发挠得有些痒,还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我还困,再睡一会。”
迟疑了下,田柾国还是把手放在闵玧其的腰上,像在捧着最为珍贵的宝物。
“嗯,你睡吧,我不走。”
窗帘的遮光布阻挡了窗外几乎所有的光线,交织在一起的呼吸落在细微到不见的灰尘上,被溜进来的光丝一照,连空气都沾上了爱意。

起床的时候将近下午两点了,因为是直接在前一天晚上吃饭的地方开的房,饭没吃成,两个人都饿得不行,田柾国洗漱完出来看见闵玧其还窝在床上,趁闵玧其还懵懵懂懂走过去捏了捏他有些肿起来的脸。
“起来下去吃饭吗?还是叫他送上来?”
闵玧其没躲,反倒顺着蹭了蹭田柾国的手背“睡太久了,要起来走走,下去吃吧。”
闵玧其去洗了把脸,水珠还在下巴滴着,田柾国拿了毛巾给他擦脸,心里满满当当的暖意。
“你怎么那么能睡。”
闵玧其伸出腿踢了踢田柾国“还不是因为你,那么能折腾人。”
“是谁把我拉上来的?”
“切。”
脸红啦。

不知道是谁先伸出的手,被紧紧地握住十指交缠,闵玧其彻底醒过来了,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偷偷地看了看那个脸上还留着些少年气的男人,田柾国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像是在发信息。
似乎是注意到了闵玧其的目光,田柾国用拇指指肚蹭了蹭闵玧其的。
“怎么了?”
闵玧其低下头盯着凉拖的头,满足过后略微有点不安,没做声,电梯“叮”地一声把闵玧其从混沌中扯了回来,还没反应过来,田柾国就已经拉着闵玧其走出电梯。
餐厅里没几个人,服务员比客人还多,挑了个靠窗的位置。
“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不挑。”几乎是气音的回答。
点好菜后,田柾国让人给闵玧其换了杯温水“别老喝冰水。”
闵玧其双手放在桌子底下,用力紧握着,手指因施加的力度过大而发白。
“闵玧其。”田柾国喊他。
“见到你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田柾国把身体往前倾,用直白滚烫的眼神笼罩在闵玧其身上,他想要伸手去碰一碰闵玧其,但是他不敢,他害怕,害怕闵玧其又会像以往那样逃走。
桌子上除了餐具什么也没有,田柾国把手摊开,伸到闵玧其面前,闵玧其的头低着,他看不见田柾国,但是他看得见田柾国摊开在他面前的手。



闵玧其一直以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能和“值得”这个词挂钩的人,躯壳下什么也没有,除了那团没有温度的透明灵魂,它很安静,安静得有时候闵玧其也忘了它的存在,所以那个时候它就会开始剧烈地抖动,来博取注意力,但有的时候是因为外界的原因,比如说,田柾国。
闵玧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仿佛是人生第一次,配上一个俗烂到不行的开头,就因为睡了一个晚上,身体里面某个地方发生了剧变,像干瘪的海绵突然吸饱了水,沉甸甸。
爱吗?一直以来闵玧其并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更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搁浅的鱼突然遇上一场大雨,在扑面而来的水滴之中苟延残喘,呼吸时而间断。
可雨总有停的时候。



田柾国的手闵玧其是感受过的,温暖有力,是能在陷入泥沼时拉一把的手,可自己是泥沼本身,可以吗?
或许可以。

一只微凉的手放在了田柾国的手心,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田柾国感觉闵玧其有些抖,从心脏底部升起的欣喜让田柾国条件反射地用力的反扣住闵玧其的手,就连自己的嘴角上扬了也不知道,田柾国只知道他现在很开心,答案更清晰了一点。
闵玧其学着田柾国的动作,身体往前倾,他把田柾国的手换了个方向。让田柾国的手背向上,头还是低着,不过这次不一样,他的身体向前倒去,吻了吻田柾国的手背,缓慢而虔诚。
“我。”
“我见到你也很高兴。”

一顿饭过去,闵玧其还是觉得脸颊发烫,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自己居然做出那样的行为,田柾国看起来心情很好,说话语气都是带笑的,结账的时候那个小姑娘也偷偷看了田柾国好几眼,闵玧其看她下一秒就要问田柾国拿号码了。
还没等田柾国开口,闵玧其就抢着说“我要回家。”
气氛微妙得可怕,田柾国那边是难得一见的好心情,闵玧其一直在循环播放“我干了什么”。
“田柾国。”
“嗯?”
“能不能别笑了。”
“安全驾驶懂不懂。”
“好。”
可是我现在真的心情很好。

闵玧其怀疑田柾国是不是对他下蛊了,为什么每次和他谈判的时候都不能拒绝他,以至于现在田柾国又跟着他上了闵玧其家。
这回田柾国倒是不客气了,一进门直接走到厨房的冰箱顺了瓶可乐,闵玧其好气又好笑,进了房间想换衣服,脱到一半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想也不用想也能知道是谁。田柾国靠在门边,瞄了一眼闵玧其从衣柜里拿出来放在床上的衬衫,说了句,“这件不行。”
“为什么?”闵玧其一头雾水,白T的袖子还挂在身上。
“这件领口太低了,会看见的。”田柾国挑了挑眉。
闵玧其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红着脸,回了句,“流氓。”
看了看手机,发现时间不早了,套了件姜黄色的卫衣,往包里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你要去哪?”田柾国看见闵玧其收拾东西的动作有些错愕。
“上课,教小孩弹钢琴。”闵玧其头也没抬。
收拾好东西后,闵玧其走到田柾国面前拿走了他手里的可乐,抬头灌了口,又把红色铝瓶塞回田柾国手里。
“以后不会在晚上出去了。”
“再也不会了。”
在发旋处被人留下个带着可乐甜气的吻,继而转到额头,眼睑,上唇,耳垂。
“早点回来,等你。”

因为教的小孩什么也不会,教了些基础的东西,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挺轻松的,还收获一句真情实感的“谢谢老师”。
到现在还是没有实感,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会因为一个人而心情变好,从来没有想象过关于这样的一切,不安还是有的,但是闵玧其知道,没有田柾国他会更不安。
还没有用钥匙打开门,闵玧其就能听见里面的电视声,有些恍惚。刚把钥匙插进钥匙孔,闵玧其就听见哒哒哒的拖鞋声,门一开就对上一副发亮的眼。
“我回来了。”

晚饭两个人叫的外卖,闵玧其让田柾国回家,田柾国不肯,说是不想疲劳驾驶,闵玧其那他没办法,翻箱倒柜地把买大了好几个号的衣服找出来给田柾国,内裤没办法,闵玧其和田柾国到楼下便利店买的。
结账的时候田柾国拿了好几盒东西,顶着店员有些奇怪的眼神,闵玧其只能装瞎。


只有一张床,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想要忽略旁边多了个人真的很难,前几次并不是意识不清醒,而是多了层距离显得不清不楚,现在被压缩成纸窗般厚度的距离,连呼吸都觉得是在和自己说话。
“我好像变得不认识你了,还是你变成我不认识的闵玧其了。”田柾国又靠得近了些,两人的额头快碰上了。
“怎么,你讨厌了么?”
“没有。”听见了对方从鼻子里发出的气音,闵玧其有些脸红。
“更喜欢了。”
“我也发现我有点不认识你了。”
“嗯?”
“你怎么那么流氓?”





拜托了,请雨一直下,永远也不要停。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