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KOOKGI】『冲动产物』


玻璃被砸得啪啪作响,外面像是被打翻了瓶墨水,溅得到处都是,黑压压的让人呼吸不过来,夹杂着几处被用力碾压后留下的灰色痕迹。
田柾国想起了上次看到的那幅画,挂在闵玧其房间的天花板上,躺着就能看见,面积很大,占据了视野的四分之一。
闵玧其说,那是他自己。
可是田柾国觉得如果把最上面的那层铲下来,黑色下面应该还有蓝色,说不清楚,就觉得是蓝色,介乎于靛蓝和钴蓝之间,看起来很有距离感的蓝,但其实是很温柔的颜色。像他的猫哥哥,剥开冷冰冰的外壳里面是暖暖的甜甜糯米糍,轻轻咬一口就能看到粉粉嫩的草莓夹心。
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人。








“这个星期有事,抱歉”
“没事,哥要记得吃饭”
“哥空的话给我打个电话吧,小国想哥了”
嘟——










今天是没有见到闵玧其的第十三天,从他邻居那里打探来的消息,说是一个星期没出过门了,如果不是有时会听到钢琴声怕是要报警了。
“抱歉智旻哥,老是要麻烦你,啊,我还要开会,替我向泰亨哥问好,回见。”
“没事,你快去忙吧,玧其哥的话我会留意好的。”
看来哥真的没有想要见自己的想法啊。







嘶——
用手指撬起啤酒扣, 顾不上流到手心的泡沫,胡乱地用手在两天没换的T恤上蹭了蹭,地上的纸团和空啤酒罐像是被投下炸弹的人群中心,尸横遍野。
头发乱糟糟的,不经打理地肆意蔓延着,黑眼圈在冷白皮上很是显眼,房间里啤酒咖啡和尼古丁混合起来的味道让人反胃,田柾国在的话肯定会皱着眉头把屋里所有的窗都打开,反观闵玧其依旧安心理得地坐在电脑前修着DEMO。
明明是一副快要撒手西去的模样,闵玧其依旧坚挺在电脑前,咖啡因和尼古丁是每日必做的打卡,挥霍着所剩无几的透支度。
敲下最后一个字符,闵玧其把几个DEMO发给了金南俊顺带把上次金南俊要的歌词发过去,闵玧其才缓过来自己已经几天没洗澡了,当然,也没睡,可是亢奋的精神和疲倦的肉体不成正比,闵玧其只好拖着自己草草洗了个澡,随便挑了部电影,想着会不会睡着。
手机也一个星期没开了,白底黑logo的开机页面等待似乎特别长,闵玧其怀疑里面是不是生锈了,用手甩着,不知想要甩出些什么。
屏幕上显示出未接来电的数量还是让人惊愕,尽管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未读消息也是,闵玧其怀疑田柾国是不是一天都在给他打电话发信息。
知道我关机就不要找我啊,好不容易才被巨大工作量压下去的想念又被挑起来了。
烦人。
蝴蝶骨的位置有些痒,是那处纹身。
田柾国也有一个,是田柾国大学毕业那年拉着闵玧其和他一起纹的,情侣纹身。
闵玧其一开始是不乐意的,说是只有小孩子才会做的事,可被田柾国一句“哥不是总说我是小孩子么,所以我才来啊。”
纹的时候倒不算很疼,只有到某处要顺畅线条时才会疼那么一点,倒是田柾国,看着闵玧其好像纹的是自己身上。
“哥,疼的话就不要纹了。”
“不疼”
闵玧其虽然是趴着,但是手还是够得到田柾国,小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了句
“这纹的是你的名字啊,笨”
“JK”
田柾国更喜欢闵玧其了。
不过后来轮到田柾国的时候公司给闵玧其打了电话,说曲子出了问题,要他马上回去,田柾国也不好说什么,眨巴着眼睛安抚了一下闵玧其
“你快去吧,不然南俊哥等急了”
天昏地暗地在工作室埋了两天的闵玧其后来回到家才知道,本以为田柾国和他一样,纹的是缩写‘YK’,结果闵玧其把小男友衣服撩起来,看的是意料之外的字
‘松月’
感动,但是心疼小孩
“这是哥的名字诶,可以的话我都想给你上保险了。”








也许是过去好几年了,纹身的颜色淡了些,灰灰的,摸得到一点点的突起,那一空下来就日思夜想的名字。







电影没看成,倒是想人了,反正也都睡不了,闵玧其扯了件外套就下楼去买东西了。
现在是七点二十七分,他应该还没醒,今天是周日。
超市也没开多久,没什么人,闵玧其看着酸奶的标价,想着哪个更划算一点。
回过神来,躺在购物车里的是啤酒和拉面。
哎哟要死了。
刚入冬,闵玧其在超市里游荡了大半个小时,出来时天也才蒙蒙亮,很不看不出昨晚才下过一场像是要把大楼外层都洗掉的大雨。
买了不少的东西,提着有着费劲,也顾不上地上的水坑,鞋头都湿了。
楼下的流浪猫也起来了,闵玧其撕了包牛肉干,一点一点地喂着,闲。
更想他了。








田柾国睡的很不踏实,三点才爬上床,文件还没整理完,头痛到不行才睡下,六点四十六就醒了,习惯性地点开kkt的页面,滑到那人的聊天页面,显示的‘已读’。
三分钟刷牙洗脸穿衣服,拿着手机就冲出去了,保安室的大叔看到田柾国跑出来
“哟小伙子这么早就起来跑步呀!”
哥看我消息了。
忘记带车钥匙了。
地铁怎么那么慢,难道是太久没坐了么。
在闵玧其家门前按了几下门铃,出去了么。






闵玧其喂着猫,猫吃饱了蹭着他手心,想起了田柾国刚上大学那会,闵玧其也就刚毕业,忙得焦头烂额。
每天都是被吊得只剩下一口气,田柾国也忙着开学的事,没多少时间见面,那是两个人都忙。
田柾国后来空下来后,只要没课就去缠着闵玧其,那个时候田柾国还没有现在沉稳,还带着些孩子脾气。
小孩见自家哥哥一天到晚都没正眼看过自己,虽是知道他忙,但还是气。
闵玧其也不笨,知道自己冷落了他,又不会哄人,写歌的时候注意到小朋友挨着自己背坐,就伸手去摸了摸田柾国的发旋,软软的。
小朋友就没气了。






打开的黄桃罐头钻进了空气,卷出来时把甜腻的糖水味也带出了,空气咕噜咕噜地煮着。






闵玧其被吓了一跳。
自家门前的是个啥,睡着了?
田柾国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眯着眼,嘴没合实,微微地可以看到兔牙。
他怎么回事,不冷吗。
闵玧其走过去捏了捏兔子精的脸,盯着对方迷茫的眼,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下。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唔…哥…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睡嘛……”
“真的是,喝牛奶么?”








“柾国啊,这个”
“这是…钥匙?”
“你以后不要按门铃了,就那钥匙开门吧,还有,我关机的话也不要找我了,直接过来吧。”
“好。”


一时冲动地答应了小孩的表白,一时冲动地浑浑噩噩的过了七年,一时冲动地把自己小名告诉了他,一时冲动地把就把自己赔了。
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