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蒸腾』【VMIN】





卷子早就做完了,朴智旻只觉得心里闷得可怕,比教室里的闷热还要重上几分。
很不走运,被分到了个没有空调的考场,明明才刚入夏,头顶的风扇完全吹不走粘在身上的热气,不幸中的万幸,座位在窗边,涌进耳朵里的蝉叫声更大了。
朴智旻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暴露在日光下的教学楼,红蓝交换着的老旧外墙像是幅被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明明是在那么灿烂的光线下,可还是散发出令人作呕的灰色气息。
深吸一口充满腐蚀味道的空气,从骨缝处开出黯淡颜色的花。细细密密恶心感爬上颈脖动脉处的皮肤,与窗外的欣欣向荣格格不入,朴智旻只觉得自己是个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小丑,蹩脚的演技让自己无所适从,那一点点的光就足以灼伤皮肤。

袋子里是金泰亨给的薄荷糖,说是吃了没那么热。

金泰亨就是那光,与被磨平了锐利棱角的朴智旻不一样,金泰亨总是一副孩童模样,时不时冒出的奇思妙想让人好奇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新奇玩意。

如果他只是一束光就好了。

从金泰亨灵魂深处溢出的是太阳中心爆发也无法比拟的高温,但他只会让最温柔的光打在你身上。
永远热情,永远灿烂,永远年轻。
因为是同年亲故的原因,两个人比别人要上晚上一年学,从一开始就粘着朴智旻的金泰亨,整天说着,
最喜欢智旻了,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啊。
如果金泰亨对朴智旻的态度和他对待别人别无异处,朴智旻或许还能好受一些,但那瓶挂着冰凉水珠的可乐,被放在抽屉里可爱通透的草莓布丁一直在提醒着他。

呀,朴智旻,你是特别的啊。

特别的朋友。

这么说来其实也没错,朴智旻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被金泰亨一个电话十万火急地从家里叫出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结果被拉着去了一个很隐秘的公园去看月亮,说是那里的月亮很漂亮。
朴智旻困得不行,靠着金泰亨的肩,虫鸣声和鸟叫声不大,但是很清晰,顺着金泰亨发间的皂香,陷入朴智旻似梦似幻的感官。
本来只是简简单单的金泰亨说朴智旻应,不知怎么的,朴智旻感觉到金泰亨的声音像是蒙上了层毛玻璃,多出一层异样的情绪,融进了潮湿感。
“泰亨啊,泰亨啊,怎么了吗?”
他只是摇头,不说话,豆大的泪滴直直往朴智旻手背上砸,快要把他砸碎了,疼,钻心地疼。
以至于后来朴智旻比金泰亨哭得还凶,还要边哭边说“泰亨你怎么哭了啊。”愣是把人逗笑了。
第二天两个人起床的时候都被自己镜子里肿到不行的脸吓了一跳。


名为暗恋的酸涩气团在心脏上方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滴在心壁上被高温烤成灰色的蒸汽,雾化的现实与灰色蒸汽发生碰撞,被摩擦出的麻醉因子渗进血肉,无时无刻提醒着,不要过界。


朴智旻觉得不甘心,为什么啊,只是苟且于现状,基于“朋友”写一个称号,可以做的事太多了,但是自己想要的并不包括在内。
不能奢求太多。
哪怕是一句早安,一个微笑,一个拥抱也好,就够了。




朴智旻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顶着让人窒息的凝固空气走出教室,室外的光亮让他眯了眯眼,后背上的校服薄薄的湿了一层,涌进无人走廊的风算不上凉爽,但最起码带走了些许温度,按耐住要被扯出的黑暗情绪,在门外的水龙头洗了把脸,朴智旻任由水滴在校服上,晕来暗色的痕迹。
转个弯就能走到楼梯口,不知道是谁的脚步声急急忙忙,应该是哪个忘记拿东西的人吧。
就在刚才在心壁上被刻得更深的面容突然出现在眼前,朴智旻感觉呼吸更难了。
“呼……还好你还没有走,给。”
与高温空气格格不入的冰冷铝制外壳的红色饮料被塞进发烫的手心,有些太冰了。
“不是让你不要等我吗,太热了。”
金泰亨无所谓地瘪起嘴,拿过朴智旻手里的笔,被汗浸湿的刘海显得金泰亨少年气十足,再往下一点,那双就是朴智旻最喜欢的眼睛了。
像在下雪时落进热可可的细小雪花,一切的开始都烟消云散,左边胸骨里面的那一小团红色云朵变得很重,吸足了酸涩味道,忍不住地抖动着。
 


无色无味的空气依旧堵人咽喉,可乐瓶上的透明水珠落在楼梯上,随着重力被砸成无数个小点,然后又被蒸发不见。





只要一直这样,就够了。


一直这样喜欢你,就是我最后的奢求。








(晚安🌙)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