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华律

一摊烂泥

蝉翼 C5


所有人都是胆小鬼。
我也是,可是我唯独不怕死。




用橄榄油和新鲜柠檬汁还有黑胡椒拌的三文鱼甘蓝沙拉在小麦厚切吐司中间显得特别诱人,奶黄色的酱汁给纸袋弄上些深色痕迹,透明的塑料盒子内壁上带了些因空气中的水蒸气遇冷而液化的细小颗粒,明明是咖啡店但是三文治沙拉小点心什么的要受欢迎得多,奇怪又理所当然。

再等下去吐司就要软了。

握住金属把手可没有力气把它往前推,闵玧其可不承认是因为什么。

他不一定看得见,离得那么远,慢慢的,走慢一点,就没事了。

脚前掌用力,手腕处皮肤接触到在冷气下的通透玻璃,冷意不到半秒就被销蚀掉,与室内温度相差甚大的气团直直撞上闵玧其裸露的小腿,有那么一下难以呼吸,混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热,明明已经不是一天中太阳最猛烈的时候了。
闵玧其把头低下了,太阳光直直落在冷白的后颈上,没多久就开始有火辣辣的感觉,抿着的嘴角暴露了主人的紧张,与平常无异的外表之下正上演着一出盛大的海啸。
灿烂日光下有些陈旧的瓷砖上的灰色污渍被无限放大,感官在高温膨胀的空气中失去了与灵魂的联系,只有意识的驱使,身体才慢慢的挪动着。
身体被两股力以相反方向拉扯着,过于猛烈的日光把空气凝固成一小团,直直地塞进闵玧其的咽喉中,不上不下。
终究还是一切归于平静,已经看不见了,咽喉中的堵塞感消失不见,只留下轻微的痛感与空虚。

算是,躲过了吧。



田柾国也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像是附着在玻璃表面的水雾一般,蹭蹭就会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些少年时期只有每天不停来上课的家教和坐在空荡房间里冷漠的父亲相关的记忆。与其说是冷漠,倒不如说是无爱,自从被送到那座大大的冰冷大院中,就没有再接触过那个年纪该做的事。
“柾国,你要做你哥哥的助手,记住了。”
很少会出现有询问语气的对话,更像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现在已经是了。
滚烫气流与低温气团在车窗打开的区域无声碰撞,田柾国心里还想再一次下车,还想走到那扇门前,摁下那个小小的按钮,就是不知道门会不会打开,会不会看到那个白白的人。
想得快要发疯了,可又什么都不知道。
把衬衫的袖子往上提了下,把车窗关了,手用力地握了握方向盘,田柾国还是下车了。
想,太想了。
主动和被动的被变成了像是机器般的人,田柾国年纪也不大,如果是同龄人的话,还在享受着最后几年的校园生活,可以的话还能留多几年,他没去过学校,一直都是在家里跟着那个眼镜像啤酒瓶底那样厚的秃头家教学,突然就被父亲扔到了高楼大厦之中,磕磕碰碰了好一段时间。那个一年也碰不见几面的哥哥正踩着自己铺好的路,可也没什么能说的,“寄人篱下”这几个字田柾国还是清楚的,少年特有的尖锐棱角也被磨平了,留下一些苟延残喘的碎屑粉末,风一吹的话,什么也不剩。
没有提出也没想过要提出什么要求,只是要满足别人的要求就已经够累了,怎么还会去想其他的东西,田柾国还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头一次那么想去了解,那么的想要一个人,想到会做出一些毫无缘由的事。
是哪里出问题了。
几乎是用跑的,在踩上最后一个楼梯的转角处时,田柾国视野中出现了一小节留在门外的手臂,指甲盖粉粉的,和闵玧其手肘处的粉色是一样的,连跨几级楼梯,也不怕被夹到手,在门快要关上的时候,田柾国手一伸把门给截下来了,手腕用了点力气,冷不丁对上了双明显被吓到的眼,田柾国一口气哽在喉咙,就这么看着闵玧其,身上还带着些外面太阳的温度。
“你还欠我一顿饭。”
“想好怎么还了吗?”
不管不顾地在门与闵玧其之间挤出缝隙,直直入侵对方的空间,田柾国权当没看见闵玧其一点点抿紧的唇。屋内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就是没那么乱了,脚底下的细长绒毛挠的脚心有些痒,胸膛里跳动的物件也痒痒的,田柾国用余光瞄了瞄闵玧其,越发越觉得他像只猫,只被吓到但又忍着不炸毛的猫。
“我的午餐就这个,大不了分你一半。”
田柾国还以为闵玧其生气了。



可真是过分啊,努力的想要避开些什么,可他就是不偏不倚地撞上来,很不想承认的,自己还有些开心,扑面而来的气息压得周遭像是真空,喘不过气,已经是溃不成军了。
越挣扎越是偏移轨道。
轨道又是什么。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外卖的重要性了,可田柾国死活要吃闵玧其手上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家里的刀都快蒙灰了,闵玧其提着袋子走进厨房,田柾国也跟着进去了,从见到闵玧其那一刻起视线就没离开过他的手,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手,却觉得可爱得打紧。
想亲亲他的手指头。
刀锋切进厚厚的小麦吐司,甘蓝发出清脆的声响,酱汁从吐司里挤出,闵玧其食指边上粘了些,想着不要浪费,伸出舌头舔了舔,刚想把盘子端起放到外面的餐桌上,突然的黑影与天旋地转的感知让他绷紧了神经。
陌生又陌生的温度从上颚传来,被剥夺了呼吸的渠道,洗碗台磕得后腰生疼,被用力地咬了咬下嘴唇,在倒吸凉气的空隙尝到了铁锈的味道,不知怎的闵玧其火气也上来了,对着田柾国就是一口,田柾国还是没放开他。
也不知道是在接吻还是打架,推推搡搡地,就在闵玧其的头快要撞上碗柜的时候田柾国一用力把人往怀里带了带,可能是两个人靠的太近,心跳声在只剩下呼吸声的狭小空间里显得特别明显。
咚,咚咚咚。
快要死掉了,两个人都。
还是闵玧其先开口说了话,他就这么被田柾国抱着,额头抵在田柾国的下巴,一动不动的,田柾国衬衫上的洗涤剂的味道闻着很舒服,感觉多好啊,直至到看见那两半三文治苦兮兮地掉在了洗碗台里,闵玧其才把田柾国的手臂掰开,嗓音里带了些鼻音。
“你赔我的三文治。”
表情就是在说,对啊,就是想撒野了,你得哄。


算是达到了目的,田柾国在十分钟内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给餐厅订了位,两个人在闵玧其家里闹了这么几下,都黄昏了,把人带出去吃饭也是刚刚好。
碰上了下班高峰期,车开到一半就只能一点一点地动了,闵玧其还是穿着T恤短裤拖鞋,田柾国没让他换。
“没事,不用换,和我吃个饭而已。”
白花花的小腿就在田柾国眼前晃啊晃,闵玧其真的太白了,田柾国也不算黑,可和闵玧其一比,肤色还是暗下去了。
就这个颜色,用力一点就能留下痕迹了,关节位什么的都是粉粉的,皮肤也很好,像只水饺,软软的,可是性格就不啊,得要好好护着哄着。
唉田柾国认真开车。
闵玧其盯着车窗外的建筑,反光玻璃折出来的光有些刺眼,更不用说直接看了,那得多亮啊,太阳在消失前所发出的光,炽热,宏大,凄惨。
等待的时间是太长了吗,耐不住寂寞,身旁的热源又近了,无处可躲,无处可遁,避不开,默然接受,再完全沉沦,交织的空气里变得更为混乱,前面车辆的红色警戒灯把所有都蒙上了层赤色,开出一片红色罂粟,危险,诱人,上瘾。



花了比预想中要长的时间才来到目的地,在田柾国要摁下电梯楼层时,闵玧其把田柾国的手往上移,迫使他摁下高出几层的数字。
“我有些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好吗?”




田柾国不敢动,可闵玧其闭上眼了,头微微的有些上仰,依旧是昏黄的灯光,每一次都是。
田柾国从坐着变成了跪着,床铺微微下陷,形成一个温柔的弧度,在他指尖碰到闵玧其的有些凉的下颚时,空气突然变得稀薄,田柾国感觉自己只能在闵玧其身上汲取氧气,呼吸开始混合交缠,那一直挥之不去的气味渗进了彼此的灵魂,溅出星云碰撞时的点点火光。
第一次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闵玧其甚至几乎感觉不到田柾国的存在,第二次用力了些,第三次就真的是唇舌交缠了,不留余地的托付而出,一直只用着脆弱防线抵御的凶猛潮水漫过理智顶端,快要到达崩溃的点,最深处的回响震耳欲聋,不停的重复着,就这样,就这样,陷进去吧,没关系。
没关系。
“我真的好想你。”
“我真的好想你。”
说不出有哪里不一样,看起来像是更为让人迷恋了,空气里是掺了迷药吗,就连快要消失的理智都在叫嚣着想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空调,赤裸着接触到空气的时候闵玧其还是抖了下,身体开始变得更烫了些,打开时的邀请意味让人发狂,田柾国不敢用力,又忍不住去用力,看着那星星点点的痕迹,与所期待的重合,相扣的十指给内心的欣喜添加了催化剂,毫无停留地膨胀起来,失而复得吗,算不上,不如说是获得的满足更为确切。
把自己埋进那烫人的褶皱之中,压迫感按压着思绪,闵玧其的迎合直接把田柾国给轰击破碎,留下同样滚烫炽热的内里,似乎是爱上了亲吻,撞击之间夹杂着扰乱呼吸的吻,田柾国发现怎样都不够,闵玧其想要把自己全部放走,想把自己完全给予田柾国。
但是还不够,还不够,还想要更多。





你是来救我的吗。
救救我吧。





tbc.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