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海里

一摊烂泥

「KOOKGI」【蝉翼】C2

虽然说在床上很合拍,但事实证明他们并不算有缘,就连闵玧其故意套朴智旻话得来的kkt号码也是错的。从朴智旻嘴里得知了那个和他翻风覆雨的漂亮男人年龄不大,好像还要比自己小上几年,没什么玩过的背景,但是从他的言行举止和手腕上的表可以得知家底很不错,怕是哪家大公司的公子。
闵玧其觉得不像,毕竟不会有哪家大公司的公子会在别人做完爱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走人回公司的吧还顺带做了吃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不都该是花天酒地的么,当然他也没有说出来。
“玧其哥,不正常啊,怎么会有兴趣听我说这些。”朴智旻向着闵玧其挑了挑眉,语气玩味得有些好笑。
闵玧其捏着烟的手微微抖了下,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本该不会出现的情况自己没发现居然还是被别人指出来,免不了的郁闷,烟蒂上也留下了平常不会出现的牙印。。
“双冰爆?也就你喜欢这种凉到不行的味道。”
闵玧其朝着朴智旻的方向吐了个烟圈,心里盘算着要怎样解决突如其来的反常现象。
“我可不喜欢那股奇奇怪怪的果香,啊,酒例外。”







至于再见到他就是意料外的事了。
闵玧其好不容易从朴智旻眼皮底下溜走了一个多星期,自然是打算关机睡觉度过每一天。但是冰箱没有口粮也让人很着急,吃了两天的炸酱面闵玧其终于忍不住了,收拾了一下自己随便套了件卫衣头也没梳就出门了。
写着‘进口蔬果’的玻璃保鲜架子上的小番茄闵玧其觉得和打上特价绿色标签的没什么不同,就像那些看起来漂亮诱人的大只草莓下面也会有被压坏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包装也都还是那样,不小心就会漏出马脚。
架子上的速溶咖啡也放得太高了,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够到了。
资本主义连身高都鄙视吗。
提着一大袋东西从超市走到路口想要打车回去,怕是撞上了人流高峰期,一辆辆出租车都是亮着‘有客’的灯。
好不容易看到一辆出租车亮着‘空车’的灯,闵玧其的手还没有从塑料袋的挂耳上抽出来,车就停在了吗面前。
我的脸上写着我要打车吗。
闵玧打开车门,想要对司机师傅说声谢谢,结果低头撞进了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
闵玧其不知怎么的没有离开,僵硬着身体坐上了车,报了地址以后就一直处于沉默状态,坐在旁边的男人也没有说话。闵玧其很想问他,为什么在自己面前停车,为什么要来找自己,为什么突然出现。
算了,沉默是金。
内心挣扎后,闵玧其还是决定和那个人搭话,不然一个比自己大上一号的男人一直跟着自己也不说话,还挺吓人。
“你……”
“你要不要上来吃拉面?”
闵玧其现在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完完全全的,是个意外。
田柾国刚从酒局脱身,没喝多少,但身上沾着的酒气不轻,不晕都要被熏晕了。眯着眼坐在后座闭目养神,吩咐司机到家了才叫醒自己。
今天晚上喝了酒,应该不会那么难睡了。
田柾国有个毛病,睡觉睡得很浅,而且入睡过程很困难,不想吃药,找不到什么方法去解决。
红绿灯有些久,田柾国稍微睁开了眼,看着斑马线上的行人,脸上的冷漠和僵硬像极了刚刚从冰柜里放出来的尸体。
一个很白的男人吸引了田柾国的注意。
男人身上挂着的格子衬衫很宽松,风一吹就能吹起,手腕上露出的一点皮肤被银链显得更通透。跟在身后的男人想要搂他的腰,被推开了,不知道说了什么。
田柾国不知怎么地想起了之前养活的那只白猫,后来因为离开家的时候忘记关窗,就找不回来了。
三角眼,冷白皮,瘦,不喜欢别人过多的触碰。
田柾国以同性恋,白,脾气不好,找到了闵玧其,算是刻意为之了。
打听过关于他的消息,田柾国选择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再了解他多一些,再看他久一些。











水壶的水还没有开,只能干巴巴地等着,没有想要收拾一下的念头,客厅沙发上的羽绒被有一角拖到了地上,虽然是踩着很舒服的地毯,但是躺着的抱枕看起来不太雅观,也不知道为什么桌子上会有喝了一半的酸奶,努力地想了好像是昨天喝的,因为不想爬起来放弃了去扔垃圾的想法,闵玧其对于自己家的乱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不过那个贵客要走的话他倒是没意见。
自作主张地放了芝士片,也不管那个一身酒气,虽然看起来很清醒,站在玻璃柜前看着自己收藏的球衣的男人吃不吃芝士。
因为下午睡得太久脸有些肿,闵玧其借着消毒柜有镜面效果站在厨房捏着自己的腮帮子。
闵玧其啊闵玧其你是不是睡太多睡傻了。
本只该漂浮着薄荷烟草味道的空气中掺进了薰衣草香薰的味道,不仔细闻闻不出来,藏在那层酒精味道下,莫名有些醉人。
不过这么看,他也挺像有钱人家的小孩,有谁会戴耳钉去上班啊,就连薰衣草的味道也有些像小孩的味道。

“冰箱有喝的,可乐和橙汁,哪个?”
“橙汁。”

男人把视线放在了电视柜上的电影碟,转头看着闵玧其,眼里星光在夜里变成无法忽视的存在,屋内温度被蒸汽往上牵引着,天知道是人为事件还是无心行为。









挑了部挺老的俗烂爱情片,在泡面的蒸汽里看不清主人公的脸,只能听见那些被无数个人从嘴里吐出的粘稠语句,闵玧其小口小口地嚼着有些泡发了的面条,他是不饿的,只不过心血来潮地让别人进了家门,为了不那么尴尬。
哎接吻了,演那么快的吗,不会有少儿不宜把。
泡面杯放在桌子上有一会了,被子里的橙汁也快没了,一直保持安静的空气就连轻轻动一下都会扯起波纹。闵玧其坐在长毛地毯上,脚心的皮肤被挠得有些痒,不过落在头顶上的温热视线更让人在意。
数到十,我就转身。
十,九,八,七,
“喂。”
六,五,四,
突然一股力从下巴向上地把闵玧其的脸转到朝上的方向,背脊靠着的沙发下陷了点,混合着泡面酒精的味道呼吸被无限放大,被要求直视着的眼眸里的醉意变得烫人,不像上一次见面那样冷静的表情,闵玧其才想起眼前男人的年龄并不大,就解释了眼神里的撒娇是什么回事。
“你叫什么名字?我说的是本,名我叫田柾国。”
闵玧其就要说出了,可就是卡在了喉咙,想要用力却发现使不上力。
湿润感钻进大脑皮层,耳垂被虚虚握在指尖的感觉并不好受,感官被两股力向着不同方向撕扯,酒精的味道变得不那么明显,反倒是不怎么明显的薰衣草味道从口腔渗进心脏,电影放完了,正轮着演员表,没有片尾曲或者是其他声音,呼吸声砸在地摊上被保护得很好,一丝不漏地涌进听觉神经。
“回答我,告诉我,你的名字。”
闵玧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下巴的禁锢,深深吸了一口气。
三,二,一。
“我叫闵玧其,待会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不用叫我SUGA.”









被大海般的脱力感包围着,闵玧其半倒在地摊上,T恤被撩到胸上,肋骨处的痕迹开出了绯色的花,腰开始使不上力了,退潮后额头上的汗砸在手背上,停留在深处的温度依旧吓人。
湿乎乎的,气息紊乱。
“薄荷的味道吗?”
被突然出现的提问拉回现实的闵玧其抓着地摊上的毛,咽下哽在喉头的陌生名字,点了点头。
“我很喜欢,你的薄荷味。”






其实那天田柾国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另一个住处。
心情有些太好了。
那天晚上田柾国睡得很好,没有吃药,没有依靠酒精。






闵玧其家的浴缸不小,但是容下两个成年男性还是有些勉强。
头枕在了厚实的肌肉下,两个人以一种算得上是温馨的姿势泡在在水里,闵玧其很困,但是身后才生出一点熟悉感的气息提醒着他不能睡着。模模糊糊地被人从水里捞出,直到埋进自己被褥时才能确定可以睡了,身旁的凹陷痕迹又把刚放下的紧张神经挑起。
蜷起的手掌心渗出冷汗,从颈后的皮肤感受到不安,进入呼吸道的空气变得稀薄,突然肩头被用力掰过


“你在害怕什么,闵玧其,告诉我。”






tbc.




评论(1)

热度(26)